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3章 欲求不满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慕君颉不再搭理苏琅琛,有些疲乏的揉了揉太阳穴。苏琅琛轻轻问:“慕慕,泡个澡解解乏好不好?”

    话说完就见苏远带着两个暗卫悄无声息的抬了桶热水进来。

    今日大军疾行了整整一天,一路上尘沙飞扬,慕君颉的确觉得满身尘埃不太舒服,可当地缺水,大军驻扎的安北镇连饮用水的供应都比较紧张,更不要说沐浴了。慕君颉看着浴桶微皱起眉,苏琅琛随即站起身往外走:“我这就出去,在外帐等你。”

    慕君颉开口问了句:“哪来的水?”

    “苏家在北部也有些人脉和贸易往来,弄点水不算什么。”苏琅琛停下脚步,顿了顿又道:“其实这个镇子虽然地处偏远,但人土风情特别好,民风豪爽,还有很多江南看不到的景致。锦绣崖就是一个,它有个很美的传说,是关于相爱之人的。你记不记得,我曾经还跟你说过,要带你一起来看……”

    慕君颉回想了一下,的确是有印象。那时候他刚开始在苏琅琛的教导下学习经营苏家的生意,曾怀着美好幻想和苏琅琛一同规划他们的将来,慕君颉却摇摇头:“我不记得了。”

    苏琅琛略带酸涩的笑了笑,“我就知道你不记得了……”

    慕君颉抬眉淡淡道:“这些小事我怎么可能都记得?”

    “……小事吗?”苏琅琛舌尖发苦,轻叹了一声,然后目光深邃的看着慕君颉,“慕慕,其实你所认为的小事和我所认为的,往往不在一个层面上。”

    “我知道你现在所认为的大事是什么,除了那件大事外,其他所有事你都可以看做是小事。”苏琅琛一步步朝慕君颉走过去,轻抚过他的发梢,烛光下的神色异常温柔,“可我所认为的大事就只有你。我只想和你平平淡淡的生活在一起,从一朝一夕延续到一生一世。除了这件大事外,其他所有事情我都可以看做是小事,那些权力地位金钱财富,连你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如此深情的语气让慕君颉的表情出现一瞬间的怔忪,苏琅琛微微笑了笑,又轻抚了一下慕君颉的额发,“慕慕,我知道你心底没有完全原谅我,对我仍有芥蒂,可你身边需要一个人来照顾,就让我这样陪在你身边好不好,我们慢慢来,我愿意等,不管等多久都可以。”

    慕君颉移开眼,努力不让自己去看苏琅琛温柔的笑颜,“我可以买一堆丫鬟或随侍,挑那些聪明贴心又听话的……”

    “不用那么麻烦了,”苏琅琛打断慕君颉,认真道:“你直接把我当成你买的随侍,保证比谁都贴心听话。”

    慕君颉的神情也很认真,歪着脑袋思考的模样像天真的孩童,吐出的话却很残酷:“可随侍不会每月准时给我下毒,再面不改色的盯着我喝下去。”

    苏琅琛看着慕君颉,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却站起身来,“慕慕,先沐浴吧,不然水就凉了。”

    军帐隔为内帐和外帐,苏琅琛站在外帐,隔着帐帘望着他的宝贝被烛光投射的剪影,少年纤细优美的身形举手投足间都令他目不转睛。

    一整天马不停蹄,慕君颉是真的觉得很累,待把整个身体都没入热水中,舒适的同时疲惫感也汹涌而至,头脑也跟着放松下来,很快就开始昏昏欲睡。

    苏琅琛守在外帐,本来还能不时听见里面传来水珠轻溅的声响,可这一阵子却是安安静静的没有任何动静了,便轻轻喊了一声,“慕慕?”

    得不到回应,苏琅琛随即掀开帐帘走了进去,果不出所料,只见慕君颉趴在浴桶边缘,闭着眼迷迷糊糊的打起了盹。

    慕君颉不过是浅眠,一感觉有人走近便立即下意识睁开眼,抬头看向来人。脸上缺乏血色的白皙皮肤因泡热水的缘故泛起红晕,长长的睫毛粘上了水珠,似乎轻轻扇动,便能抖下无数晶莹。

    这样的慕君颉落在苏琅琛眼中只觉得美极了,也让他感到心疼极了,忍不住俯身亲上心肝宝贝的长睫,把水珠尽数吻走。

    慕君颉伸手推去他,肩却被对方反手扣住。苏琅琛叼住慕君颉转头露出来的小小耳垂轻轻吮吸,贪婪地深吸一口气呼吸着慕君颉的味道,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缓解他那颗痴恋到快疯掉的心脏。

    自知不能抱太久,苏琅琛随即不舍的放开手,试了试水温,“要不要加热水?”

    “不用,我马上就好了,你出去。”

    “慕慕,我帮你洗好不好?万一又在水里睡了的话很容易着凉……”

    慕君颉还是那句:“我要穿衣服了,你出去。”

    苏琅琛微皱起眉,“我保证什么也不会做……”

    “我说了不需要,”慕君颉打断他冷冰冰重复:“出去。”

    这种疏离的态度总能轻易就打破苏琅琛平日维持的优雅和冷静,“那你需要谁,赵宗治吗?”

    慕君颉不说话,苏琅琛却以为他默认了,心里顿时更难受,再想到那日赵宗治故意当着他的面给慕君颉整理衣服时露出的吻痕,“赵宗治看过你也吻过你了对不对?你既然都能给他看,还在我面前遮掩什么?!”

    苏琅琛讲完就有些后悔了,却憋着一股无名之火不再说话,慕君颉也始终一言不发,平静而沉默的气氛让苏琅琛又开始觉得心虚,正想开口,见慕君颉竟‘哗’的一声从水中径直起身,面无表情的随手拿起毛巾裹在腰间,抬脚跨出了浴桶。

    毛巾只能勉强围住重点部位,如玉的胸膛优美的腰线和挺翘的臀形顿时一览无遗,笔直而白皙的长腿一迈,就让苏琅琛直接愣住了,突然觉得鼻子一热一痒,所幸及时用手捂住了,堪堪挽救了鼻血直接滴到地上的丢脸窘状。

    “慕慕,”苏琅琛沙哑的嗓音带着浓浓的欲求不满,“快点穿衣服别着凉了,我先出去一下。”

    刚才慕君颉开口赶人的时候还闹脾气,这回倒是自动滚走了。

    男人急匆匆去处理鼻血的背影透着难得的狼狈,慕君颉忍不住轻勾了下唇角。他还有事要做,随便擦了擦头发便披上外袍准备出去。

    然而走出内帐,刚把外帐的帘子掀开一角,就感觉旁边一阵风一样冲过来一个人。还没等慕君颉看清,帘门已经哗的一下被重新盖上,苏琅琛侧脸的弧线看起来尤为冷硬,声音也透着一股阴寒:“慕慕,你要去哪?又像以前那样一生气就不吭声的离开我一走了之吗?”

    生气?慕君颉一时没反应过来自己要生什么气,莫名其妙的看了看苏琅琛,却从男人紧绷的表情上看出一丝虚张声势的味道,忍不住又有点好笑,默默低下了头。

    苏琅琛见状更皱紧了眉,按紧了门帘强势而生硬的重复:“不许走,我不准。”

    其实也不能怪苏琅琛紧张兮兮大惊小怪,实在因为苏琅琛被慕君颉从小到大一生气就什么不说转身走人的坏毛病给弄怕了,甚至忘了这里是军营,慕君颉就算生气要摆脱他,也不会置几万大军于不顾。

    “我知道之前不该说那种话,”苏琅琛沉着脸,“我错了要我认可以,但你不能走。”

    也许别人听不出来,可慕君颉能听出苏琅琛语气里的声厉内荏,莫名就是觉得好笑,低着头努力克制住肩膀的抖动,却还是有一丝颤抖没能逃开苏琅琛的眼。苏琅琛这下开始有点慌神,伸出手想抬起慕君颉的头,又迟疑着唯恐把事情搞的更糟,“……慕慕,你……”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