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逃婚(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眼,径自出门而去。

    右边面善,发梳盘桓髻的妇人急切地问:“郎君,这可如何是好?”

    “自作孽,不可活。哎……。”百里元望也是无计可施,“只愿这小孽畜跑得越远越好,这场祸事看来是躲不过了。”

    中年清瘦男子出了指挥史府,对站在府门口等候的亲随喝道:“速命孙校尉率骑往北追捕,务必将百里无忌捉拿归案。”

    顿了顿加了一句,“留活口。”

    说完轻叹了口气。

    江陵府通往荆门的官道。

    正是正午时分。

    远处,三匹骏马迎面而来,马上骑着三个少年郎,为首的十五六岁,玉面朱唇,剑眉星目,鼻挺口端。此时却紧锁着双眉。这正是从江陵府逃婚的百里无忌。

    “大郎,我们已经奔跑了两个多时辰了,是不是跑慢点让马也歇歇吧。”后面一个黑脸强壮的少年道。

    为首少年颌首同意,于是,三人减慢了速度。

    “大郎,其实高家娘子长得不蛮,江陵府谁人不传其貌美。不知大郎为何要逃婚呢?”后面一个身材略瘦,眉目清秀的少年,究竟是忍耐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

    “阿仁,闭嘴。”为首少年转过头对黑脸少年说,“阿义,前面好象有个酒摊,过去歇歇,你去招呼一声。”

    “诺。”黑脸蛋身材魁梧的少年应了一声,拍马而去。

    官道上的酒摊,名太白酒家。

    说是酒家,其实就是四根木头顶着一块大油布,左边摊前斜挑一根木棍,挂着张三角布片,上面写着“太白酒家”。里面放着三张旧桌子,已经有两张桌子坐了人,唯有左侧最外的桌子空着。

    百里无忌跳下马来,自有阿义接到缰绳,交由店家去拴马,喂马。

    无忌三人来到桌前坐下,让店家上了酒水饭菜,端起酒碗,一尝,“噗……”

    又酸又辣,无忌放下酒碗,心想此种小摊也不可能有好酒,也就将就准备吃点饭食。

    忽闻右侧一声大吼,“石胡猪狗不如,逆天行事,必遭天遣。”

    无忌三人举头右顾,只见说话者身材高大,身着一件破烂军服,满腮黑胡,一只脚踩着凳,右手正举起碗酒,直着脖子,一气喝干,然后一抹嘴巴,瞪着巨眼对着同桌其余二人说道:“此胡割让疆土,卖祖求荣,待某来日将千骑,定诛此獠。”活脱脱一个猛张飞啊。

    百里无忌心中一动,莫不是石敬塘已经造反了?

    于是站起,转身走向大汉,拱手道:“这位军爷请了,你刚才话中的石狗所指是谁?”

    大汉回首看了一眼无忌,见此少年郎眉清目秀,不象歹徒,再说这里也不是石敬塘辖境之内,便顺势答道:“某说石狗便是大唐原河东节度使石敬塘。”

    无忌继续问道:“壮士,方才你说割让的疆土又是何处疆土?你又是哪里人士?”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