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重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2014年2月x日,z国东南沿海x省x市x区机关大院综合楼12楼天台,一名身穿黑衣,满脸哀伤的青年男子站在天台边缘,喃喃自语着“爸、妈,对不起”,最后纵身一跃……翌日,该市晚报刊登了一则短消息:我市x区委x部干部xxx,因能力有限,不堪重负,于昨日在该区档案综合楼跳楼自杀,希望广大青年引以为戒,加强思想道德建设,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为建设宜居舒适的品质之都,群众公认的首善之区,生机盎然的圆梦之城、推动我市科学发展新跨越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啊,好痛啊”韩国首尔一家医院的病房中,一个头缠厚厚绷带的青年低呼,然后晃晃脑袋坐了起来,身边的几个人立刻面露喜色,“医生,医生,他醒了!”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说的不是普通话啊?也不是x市的本地方言,当然更不是英语,可我为什么会听懂?我不是应该死了吗?这是哪家医院?一连串的问号出现在年轻人的脑中。一扭头,看到病房内的电子日历上赫然显示着2009年4月!

    抬头环顾四周,几张陌生的面孔正带着一脸的欣喜注视着他,一个颇为漂亮时尚的短发女子颇为关心地问道“怎么样?很疼吗?”一种陌生的语言,但是能听懂,“头还有点疼,但没什么了,你是谁?这是哪里?”回答的是标准的普通话。周围的人脸上立刻布满惊诧,那个短发女子抓住医生的手,“医生,他怎么会这样?是不是大脑受到创伤了?怎么都开始胡言乱语了?我就这一个弟弟,医生你一定要想办法救他啊……”伴随着急促而紧张的语调,她已泣不成声。

    “弟弟?我没有姐姐,我是父母的独生子”这个想法刚出现在脑海里,随即头部感到一阵剧痛,大量的信息像雪片般进入年轻人的记忆,他叫徐宁,1988年出生,生活在一个大家庭中,刚刚问他话的是他的姐姐,在韩国颇有名气的艺人徐仁英,还有一个妹妹目前尚在读书的徐海英,自己刚刚服役归来还没4天,待业暂住在姐姐家中。

    “想不到我没死,居然重生穿越了?”摇摇头,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作为一名党员,自己也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想不到这种只存在于网络小说、电视剧中的事情居然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真是莫大的讽刺,而且不是穿越在z国,而是一个自己并不了解的韩国,自己对这个国度仅有的了解还是基于大学时代被舍友拉着看各种韩国明星的演出视频和工作后由于职责的关系对该国文化创意产业的学习,想到将来相当长的时间内自己要在这个陌生的国度生活,徐宁嘴角的那一丝苦笑更浓了。

    既来之,则安之。自己不是科学家,也不是什么修真者,这里仍是地球,仍在每分每秒的转动,人们的生活也是那样的普普通通,世界仍是那个世界,只是他却是个无人知晓的异类罢了。只愿另一个时空的父亲妈妈在痛失独子后,能吉人天相,安安稳稳开开心心的继续生活下去,也祝愿那个时空的祖国能繁荣富强,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

    身边的“姐姐”徐仁英依旧泪流满面,自己总不能还在装傻充楞,只能以别扭的韩语说:“姐姐,我没事的,刚才只是看你们太紧张了,开个玩笑罢了,对不起。”说着在病床上微微倾下身躯,以示抱歉,心中暗道:“想不到这韩语我感觉这么别扭,说出来却还是很流利的嘛。”

    周围的人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徐仁英立刻嗔怒道“你这坏小子,刚醒来就捉弄你姐姐,你……”心中发苦:“这个弟弟一无所长又喜欢惹是生非,原以为经过26个月的兵役锤炼,会让他的性情有所改观,想不到变本加厉,莫明其妙地进了医院,刚醒来就又来捉弄自己,如果说乖巧的妹妹是自己的支柱,那这个头疼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