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3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爆炸鱼虽是暗殿的底层守卫者,也有千年以上的战斗经验,发现不对劲,立刻想要撤退,先让自己处于安全之地,可未知的敌人发动更快,数千层防御力场当头罩下,将整个平台锁住,这样的情形下,就算星际变异飞虫都没办法逃走。

    “糟了,走不了……”

    哪怕身躯元素化,爆炸鱼也在恐惧中战栗,这是他从未遇到过的危险状况,本该是最安全的老巢,成了致命的陷阱,他与高峰成了无法反抗的猎物,未知的敌人还没现身,他就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勇气。

    强大禁制能锁住巅峰强者,却锁不住高峰,几个念头转动间,他拉着爆炸鱼退进了多维空间,瞬间摆脱了强大的陷阱,让爆炸鱼的情绪差点高兴的爆炸,随后他就发现其中奥妙,并未离开平台,又不受防御力场锁定,存在空间之外,又能窥视空间之内,说不尽的奇奥玄妙。

    奇光异彩的防御力场笼罩了三个多小时,才一层层的剥开,散去,最终也没发现高峰与爆炸鱼的踪迹,很快就有十多名暗殿守护者出现,他们与爆炸鱼最大的区别,是穿着巨兽帝国时期的古典长袍,心口位置有着獠牙与利爪的阴刻花纹,领头几人就是莱茵拉多带去的跟班,显然,荣光守卫者的势力比想象中的更加可怕。

    “怎么是他们?”

    多维空间里,爆炸鱼小声嘀咕,虽然这里没有空气,但高峰依然听到对方的心声。

    “有什么不对?”

    “他们全是荣耀家族的成员,从出生起就有花不完的超能晶体,没必要跟着莱茵拉多闹事……”

    阶层不同,立场不同,爆炸鱼是典型的穷屌丝,连饭都吃不起,差点闹出自毁,对面的则是出生就喊着超能水晶的富二代,他们都是既得利益者,天生的统治阶层,也是爆炸鱼为之羡慕嫉妒恨的目标,谁都可能早饭,就是他们不可能造反,毕竟,投靠新主,也不可能比他们所拥有的更多。

    “是有些奇怪,对了,他们有什么共同点?或者和莱茵拉多有什么交集?”

    荣光守卫者几乎找遍了平台的每一寸空间,一无所获,他们也没有办法找到藏在另一个空间的人,哪怕从高峰与爆炸鱼的身体上穿过,这正是融空的可怕之处,只有高峰打别人的份,别人揍他连影子都碰不到。

    “能有什么共同点?花不完的超能水晶算不算?永远不需要去执行危险任务,只要他们看上的雌性,随便砸点超能水晶就能勾搭,如果说和莱茵拉多的交际,大概就是莱茵拉多最大的主顾,群星药剂基本被他们给包了,我们连舔药水瓶子的资格都没有……”

    爆炸鱼说的很随意,其中的柠檬味饱和度超过天际,可高峰瞬间听出不同。

    “群星闪耀?群星之巅?”

    高峰的强大远超自身的估量,任何一句话都带有言出法随的真实,爆炸鱼就像被高峰点醒一般,情绪海啸般涌动,双眼震骇的看着高峰,半晌才倒吸一口凉气。

    “不得不说,莱茵拉多真是个天才,还是一个有理念和想法的天才……”

    高峰与爆炸鱼漫步在战舰的走廊,偶尔有荣光守卫者迎面而来,不需避让,就直接从对方身上穿过,仿佛穿越了虚影。

    “可惜他的理想真的不合时宜,巨兽帝国的余泽早就被消费一空,哪怕他们回到银河系,也无法改变什么,说不定还要让巨兽帝国最后的传承陪葬。”

    高峰的感叹,爆炸鱼听不懂,他狐疑的看了高峰一眼,摇头道:

    “你对银河很了解?我们自己都不了解,唯一从巨兽帝国时代活下来的只有审判长,他早就脑子不清醒了,灵魂都开始石化,要是他还活跃,莱茵拉多还真不行……”

    高峰耸肩,没有接话,不多时两人就到了战舰监狱,所有反抗者的集中营。

    无视密集的防御力场,两人很轻松的跨越强者天堑,看到上千名被关在扭曲力场的暗殿守护者,结果高峰还没发表感言,爆炸鱼就先炸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那些富二代,高层,官员,矿主呢?怎么全是行动队和教官?”

    听闻这话,高峰顿时无语,难怪爆炸鱼会炸,这里关押的全是穷鬼,半数能量被污染,剩下的也多是转生初阶,而转生初阶等同于精神力量不足。所以实力在守卫者中垫底。

    扭曲力场是一种很奇妙的防御力场,能够隔绝能量,声音,精神波动,甚至可以将巅峰强者的攻击化解,唯一不能隔绝的是画面,也就是说,高峰能看到扭曲力场里面,里面被关押者也同样能看到外面,就像此时他们看到爆炸鱼,正激动的手舞足蹈,讲述着,咒骂着,求助着,哀求着,可惜,只能看不能听。

    “唉,我发现莱茵拉多真是人才,就连造反,也从头到尾透出穷鬼滚出的理念……”

    高峰真的有些佩服莱茵拉多,只凭借一款谁也发现不了问题的精神力药剂,就颠覆了整个暗殿组织,还将一群实力低下,没有利益的无产阶级赶出队伍,同时也从侧面说明,某些生物就算混进了编制,也依然姓不了赵。

    爆炸鱼气恼了半天,也没办法做出任何举措,让他反抗莱茵拉多所代表的富裕资产阶级,真的是为难他了,别说聚众起事,就算解开扭曲力场都做不到,丧气的坐在地板上,无语的看着天花板。

    跃迁平台被控制,高峰暂时被困在暗殿飞船,想要出去,首先得搞到交通工具,战舰是别想了,局势没有彻底稳定之前,任何生物都不能接近,哪怕高峰也不成,他能拉着爆炸鱼进入多维空间,没办法将一艘战舰也扯进多维空间,而在巨型飞船内部启动,恐怕尚未离开泊位,就会被击毁吧?

    本想看看被关押的反抗者这边又没有机会搞事,可看到爆炸鱼的模样,再看看一大堆被关在扭曲力场里的咸鱼,高峰觉得自己真是想太多,若可以选择,爆炸鱼和这里上千名底层穷鬼绝对期望投靠荣光派,无关信仰或其他,只为了温饱,连温饱都不能保证,又如何去谈什么理念?

    “大人,您看……现在怎么办?”

    爆炸鱼不知道想通了什么,站起身对高峰恭敬的询问,之前他与高峰的称呼都是直来直去,绝不会用敬语,显然,无法可想的前提下,爆炸鱼给自己重新定位。说起来,他在最不恰当的时间,做出了最差的选择,非但没有功劳,还暴露了莱茵拉多的计划,让对方不得不提前发动,这就像45年做汉奸一样,蠢得让人哭。

    “………”

    沉默了几秒,高峰看着爆炸鱼,眼神郁闷,貌似对方真没有什么值得投资的,分道扬镳是最好的选择。

    “之前不是说过,你负责接应,我给你分红么?呐!”

    高峰取出一箱超能水晶送到爆炸鱼面前,这算是给爆炸鱼的散货费,三百根的数量不算少,爆炸鱼望着地板上的水晶发呆,随后幽蓝的眼睛亮度瞬间扩散。

    “大人,我想到离开的方法了……”

    监狱关押的不只是莱茵拉多的反对者,以前因各种原因关押的凡人,哪怕外面翻天覆地,依然没有机会脱出囚笼,比起外面那些只有扭曲力场关押的小伙伴,这些家伙要倒霉的多,长时间得不到能量补充,导致面具下的幽光宛若烛火,随时都可能熄灭。

    这还不是最惨的,眼前这一位凄惨到连高峰都看不下去,不但连维持自身形态都做不到,一堆古旧的金属肢体,就像回收站的垃圾般环绕着暗淡的金属面具,甚至连面具上的灵魂晶石都没有光泽,就与金属面具一起堆在金属残骸中。

    “这……,这玩意儿还活着么?”

    高峰看了半天,都没发现一丝情绪波动,更别提精神力场,比等待拆解回炉的机械还惨。

    “当然还活着,元素不灭,灵魂不死,元素可不只是蕴藏自身,哪怕周围环境有一丝能量,也依然能保持自身存在,只是没办法动弹,也没办法感知外面的变化……”

    爆炸鱼带着骄傲的情绪讲解,暗殿守护者的永恒并非表面这样粗糙,实际上他们已彻底转变了生命形态,哪怕灵魂石碎脸,他们同样死不了,只不过需要被同伴收集,然后重新注入新的灵魂石,就像一段智能程序,却没有程序那般容易损毁。

    高峰没做评价,古老的岩石也能存在亿万年,可又有什么意义?

    说话间,爆炸鱼将数十枚超能水晶扔进了金属残骸,一点点微粒般的能量光点从超能晶石中浮出,有如归巢的萤火虫,被那张空洞的金属面具吸收,然后吸收的速度越来越快,快到化成一阵耀眼的光斑,等到光斑消失,仿佛死掉的面具突然从残骸中悬升,接着一道散发着腐朽气息的黑灰色光源构筑成人类的躯体与四肢,最终吸附了地板上的金属肢体,重新成为一名暗殿守护者。

    “给我,我要好更多,更多的能量……”

    这位关系到爆炸鱼逃跑计划的当事人,刚刚属性,就迫不急单的乞求,毫无巅峰强者的尊严,其散发的腐朽味道,证明这家伙被污染的程度超过爆炸鱼千万倍,为了维持自身,大概遇到什么能量就吸收什么,将自身的元素躯体污染的比化粪池还要肮脏。

    “这家伙行不行?怎么感觉智商不对呢?”

    高峰带着怀疑看着爆炸鱼,爆炸鱼的金属手指扣着面具,不确定的说道:

    “也许,大概,说不准能行?我还没见过彻底失去理智的暗殿守护者,哪怕流放星空几个纪元,找回来充能也依然能说会道……”

    “哦,那就是这家伙本身有问题!”高峰对爆炸鱼的计划有着严重的质疑,但也并没太当回事儿,超越巅峰之后,他已不再惧怕任何对手,哪怕暗殿也不成,只是正要动手就太过麻烦,尤其是他永远不知道对手有多少底蕴,连星空巨兽都被干死了,他又算得了什么?

    “他以前是个二世祖,没有战斗力,也没有学识,就靠着长辈作威作福,后来长辈出了事,又大手大脚……”

    这是一个悲哀的故事,不管是古代地球,还是在星河之上,总会有败家子上演相似的故事,而以结局之凄惨,唯眼前这位无出其右,除了散去灵魂自杀,还将继续贫穷无数年,难怪这位竟然会去偷窃暗殿高层的藏宝室。

    不顾败家子的乞求,高峰与爆炸鱼就这么聊着天,眼看得不到超能水晶,败家子终于放下所有的矜持:

    “给我水晶,不管让我干什么都可以,就算干我都……”

    ‘叮叮当当!“上百枚水晶在地板上碰撞跳跃,悦耳的声音仿佛世间最美妙的音乐,败家子饿狗抢食的扑到了水晶上,快活的打滚,而高峰与爆炸鱼就看着他打滚。

    “私人跃迁台属于各大高层的绝对隐私,地址极度隐秘,轻易不会外泄,是高层最后的逃生路线,当然,每个私人跃迁器也同样是宝藏,预设好的坐标会有大量的超能水晶和财富,就算暗殿毁灭,高层也能利用这些财富活的好好的……“

    败家子描述着高层秘而不宣的隐私,而作为曾经的高层,肯定也有相似的布置,只是为了享乐,已将最后财富败光,只能沦为可耻的窃贼。

    “私人跃迁台都有检测灵魂频率的手段,只能注入,无法取消,所以这家伙才想起去偷自家卖掉的跃迁平台……”

    爆炸鱼在一边毫无顾忌的爆料,让败家子很是下不来台,只能支支吾吾的说道:

    “这不是饿疯了么,没有能量补充,就像灵魂被抽空,那种滋味儿……”

    话说一半,强烈的恐惧情绪就从败家子身上散溢而出,竟然不比莱茵拉多的情绪渲染来的差,连爆炸鱼都被影响,全身战栗。

    “看来永恒不朽也不是那么美妙,没有钱,永恒不灭也会变成永恒的折磨……”

    爆炸鱼与败家子都不说话了,虽说暗殿守护者的名头很大,实际上怎么回事儿只有自己知道,不死不灭带来的不只是寿命的提升,也有阶层的固化,就像悬崖下面的岩石,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长脚跑到上面去,所以说,只有从上面坠落的败家子,没有从下面爬上去的爆炸鱼。

    随着越来越接近目标,三人都没心思聊天,封锁也越来越严密,不时能看到沿途有交战的痕迹,甚至有些地方已被彻底摧毁,紊乱的能量残余就像麻团交缠在一起。

    “咦”

    高峰惊讶的看着一堆残骸中粉碎的灵魂晶石,然后转头瞅了一眼爆炸鱼,眼中的意思是:“这就是永恒?不是说灵魂不灭?”

    “他们没死透,灵魂晶石只是掩盖灵魂坐标的伪装,只要新的灵魂晶石和纯净能量,就能恢复记忆和实力……”

    败家子作为曾经的富二代,知道的东西要比爆炸鱼多了多,实际上,暗殿守护者的灵魂不朽真不算说大话,即使在虚空被炸成粉碎,又或者扔进可怕的虚空风暴你,也不活彻底凉凉,最多只是沉默,等待暗殿守护者用跃迁平台锁定灵魂坐标牵引回去,刷上几个高能水晶又能装成元素生命。

    高峰此时倒真的有些羡慕了,一开始他还看不上这种舍弃肉身的永生,可真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