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32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数万,十多万,上百万战舰形成一个个巨大的包围圈,将正在演化的超级行星巨兽包围,一边派出宛如虫群的采矿船,一边警惕别的势力侵入己方的矿区,在这等严密的戒备下,维持着有限的平衡,就算有势力心怀叵测也没用,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旦引发争端,恐怕就算最强的势力都不一定幸存,到时候反倒给别的势力做了嫁衣,还不如趁现在多挖一点矿石。

    不论挖了多少能量金属,也不论被抢劫后有多么凄惨,幽灵舰队才是最大的受益方,卡死通道口,任何想要出入的舰船,都得老老实实的缴纳过路费,七层的能量金属恰好卡在大多数势力的心理底线上,哪怕在怨恨,也依然有三层的能量金属留下,一旦运回老巢,就是好大一笔财富。

    谁也不会想到,十多亿生命就在贪婪巨兽的嘴边游荡,幽灵舰队想到了,但他们谁也不说,超级行星怪兽只需要轻轻的一吸,百万基数的战舰和亿万的生灵,就是填报肚子的饵食。

    世界没有绝对的秘密,其中很多势力都是被超级行星怪兽追杀后幸存的,他们知道这家伙的危险性,即使这样,他们也没有远离,而是更加疯狂的采矿,在死亡来临之前,采矿的巨大收益让他们无法住手,在贪婪的诱惑下,只能不但用最后一次来麻痹自己,等到无数个最后一次采集,他们依然狂热的待在死亡的旋涡里,就像被魅惑一般。

    金属生命对超级行星巨兽的蜕变更为敏感,曾经无处不在的死亡威胁消散一空,不是在向星空深处逃亡,就是装死将自己伪装成一颗冰冷的陨石,再无任何能量波动,哪怕有飞船不小心撞上,也依然保持着死寂。

    采集超能金属就像在刀锋上跳舞,没有谁会真的放心,就在无数神灵紧张戒备时,一道道无形的波动从超级金属怪兽身上释放,宛若荡漾的波纹向上下四方传递,仿佛在传递某种信号,而这信号大多数战舰都无法侦测,唯有最专业的侦查战舰才能检测,顿时引发了一股股骚动。

    数千艘战舰毫不犹疑的抛弃数十万采矿的星空战士逃跑,逃跑引发了更多战舰离开,除了根本搞不清楚状况的后来者,到了最后,至少有四五十万艘战舰逃离,剩下的一半实在搞不清楚危险在哪儿,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依然继续采矿,甚至邀请被抛弃的星空战士加入。

    时间过去了十个小时,超级行星怪兽并没有任何变动,依然在继续蜕变,采矿的星空战士继续奋战,估算着自身可能得到的收益,而逃跑的舰队最终还是磨磨蹭蹭的返回,在这个时间段,他们损失可不小,超级行星怪兽的躯体够大,但也不够亿万星空战士的采集,眼看最容易采集的地表矿物都被挖空,继续的话,就只能深入怪兽内部,那恐怕才是真的作死。

    随着时间消逝,最先采矿的船队满载而归,而因为逃避,耽误了大半时间的舰队则犹犹豫豫的留了下来,若忽略那能传遍整个星空的波动,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至少大象不会对身上清除泥浆的蚂蚁有什么主观性/

    深空的最深处,汲取能量的众多行星级怪兽被一圈圈荡漾的波纹唤醒,然后从万年为计的沉睡中喷发五色流光,抖落无数沉积的尘埃与碎片,宛若觅食的鲸鱼,向着超级行星怪兽的位置而来。

    一颗颗撒布在星空的超级行星巨兽不约而同的向着同一个位置而来,原本千亿万公里不见一颗行星怪兽,随着越来越接近古城废墟,百亿万里就能看到一颗,行星级怪兽的反常行为自然被暗殿守护者探知,而这才是莱茵拉多真正发动叛乱的根源,时代在变化,死板而固执的腐朽上层,注定要被历史淘汰。

    一只又一只最小都有万米直径的超级怪兽越过古城废墟,还在古城废墟挖掘物资的星空战士,如网中的鱼群,纷纷被吞噬,残留在废墟中的能量砖,升华出万千光带,万流归宗般汇集到行星级怪兽的身躯,最终化作尘沙粉末。

    每一只行星级怪兽就像一颗死兆之星,所过之处无论是生命还是能量,都会被掠夺一空,唯有毁灭种才能抵抗生命力吸尘器一般的可怕威胁,最让人头痛的是,这种吞噬生命的行为,只是死兆之星下意识的行为,是生命层次的碾压。

    当超级行星怪兽警戒的舰队内部响起了警报,最接近的行星怪兽已到了亿万公里之外,又在极短的时间将距离拉近到千亿公里,百亿公里,速度实在太快,远比最快的高速战舰还要快,等到贪婪的采矿舰队想要离开时,时间已来不及了。

    一颗直径在三百公里的行星级金属怪兽化作一颗闪耀星空的流星,从无尽的深空跨越而来,狠狠地向蜕变的超级行星怪兽撞击,无数挡路的战舰和陨石碎片,全都在瞬间崩裂蒸发,碰撞产生的能量和力场,就像闪耀的水母,引发海啸般的能量暴动,最终与超级行星级怪兽产生爆炸似的冲击。

    撞击产生的火焰光芒在深空一闪而过,没有值得让人惊叹的光学效果,但双方的力量碰撞,却粉碎了周围的空间,一层层破碎的空间,宛若锋利的剃刀环绕,旋转,飞舞,来不及撤走的星空战士首先毁灭在巨大的撞击中,而破碎的空间又将勉强逃过一劫的众多战舰粉碎,无数储存在货仓中的超能金属混合着战舰碎片,一起漂浮在星空,或被空间缝隙吸走。

    碰撞的冲击不止于此,就像核弹爆炸不止会产生炫目的闪光,无以伦比的冲击波远比,星辰比潮汐海啸更加恐怖的风暴,将先前逃离的舰队一扫而空。

    两颗行星级的金属球相互碰撞,产生的爆炸当量也远比亿万颗蘑菇弹更加恐怖,也就是在真空,换做任何一颗大气星辰,都会在瞬间毁灭地表的一切。

    等到残余的战舰躲过众多必死的危机,再将注意力转移到超级行星级怪兽时,骇然发现,超级行星怪兽变成了一颗恒星,散发着巨大的光与惹,显然,碰撞产生了;连锁反应,点燃了超能金属,产生了燃烧效果,就像恒星一般,而这只是开始。

    更多的行星金属怪兽跨越星空而来,毫不犹豫的撞击着那颗初生的太阳,一切撞击产生的闪耀,都被那刺目的光辉掩盖,唯有毁灭种强者才能透过光辉看到本质,那颗超级行星怪兽在一次次撞击中非但没有四分五裂,而是缓慢的膨胀,每一次撞击,都是一次锻打,将多余的杂质从身躯中,生命中,灵魂中敲打出来,完成更进一步的生命跃迁。

    “在巨兽帝国之前,星河属于蒙昧时代,中央星域被无数可怕的星河巨兽掌控,万族为了资源和地盘,相互厮杀缠斗,哪怕最强大的帝国,也不可能拥有超过一个星域的疆域,三眼族当时也只是一支随时可能灭族的弱小种族。

    按照远古时代的形势,没有外力影响,星河的混乱会一直持续,也不可能会有诞生超级帝国的基础,直到中央星域的通道打开,外来的星空巨兽吞噬中央星域的星河巨兽,毁灭数十个靠近中央星域的星河帝国,无数文明毁灭,引发了星河的自保机制,打开了混乱星域的古代虫洞,第一代星空巨兽……。”

    暗殿的古代飞船游弋在空间的夹缝里,向着星域中心新生的太阳怪兽而去,高峰暂时放弃独自离开的想法,他的首要任务是接回高月与欧若拉。

    莱茵拉多也不在乎高峰会突然离开,混乱星域是他的棋盘,只要身处混乱星域,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都是棋子,高月的舰队何尝又不是棋子与人质?

    听闻这些即使在暗殿也属于极度机密的历史,本就对巨兽帝国有一定了解的高峰终于将银河的历代记补完,只是没想到,曾经巨兽帝国威压河系的星空巨兽,竟然只是一只尚未成熟的幼兽,幼兽的母亲为抗争入侵的外来星空巨兽而同归于尽,留下众多的空白星域和中央星域,让三眼族捡了个便宜,最终引发无数势力的反弹,想要抢夺丰裕的中央星域,最终被新一代星空巨兽镇压,度过了帝国初建的虚弱期。

    高峰与莱茵拉多身处的地方,是古代飞船的中央控制区,一个不存在物理规则与能量限制的维度空间,在这里思维是神灵,任何生物或者物品,都能通过思维具象化,如果高峰想,他可以开辟一个无尽的星空,可以幻想美丽这个概念所幻化的极致美女,甚至可以重新构造出公共区域的星空战场,具象出真实的虫族与舰队,让其重演曾经的战争,他甚至可以制造出拥有巅峰实力的分身,让其再次参与战争,用旁观者的角度去分析战争中的得失。

    若用相似的比喻,唯独空间就像故事里的神国,想象力就是神力,哪怕一只幻想而成的巨龙,只要呆在这个空间,就是真实,拥有骨骼,血液,肌肉,鳞片,自我认知,甚至灵魂,但一旦离开维度空间,就会瞬间化为虚无,彻底抹消存在的概念。

    唯独空间里,莱茵拉多和高峰能够改变一切,自然也能改变自身,夸张的说,就算变身成女人都没问题,而且是从里到外,生孩子的功能都具备,高峰不会这么无聊,而莱茵拉多则是还原了自己三眼族的身份,一个英俊到极致,如太阳般耀眼的男性,身穿古典而优雅的帝国贵族服饰。

    巨大的宫殿没有黄金与宝石点缀,反而优雅华贵,众多的绝美三眼贵女,点缀在两人周围,用灼热爱慕的眼神,看着高峰与莱茵拉多,就像敬爱自己的神灵,宫殿外是银河曾经最美的景色,有生长这水晶风铃的宝石树木,风儿吹过,演奏出可以纯化灵魂的动听天籁,有从天而降的瀑布,千万滴水花在瀑布中嬉闹玩耍,勾勒出美丽的图案,若是走进观察,会发现每一滴水花,都是一只美丽的生灵,还有五色的云彩,在空中肆意游弋,时而化作鲲鹏似的生物,时而变成巨大的山峦,又或者美丽的花卉,那同样是银河曾经出现过的生灵、

    醇香的茶水,奇妙的花香,美味的糕点,都曾是巨兽帝国时代贵族的享受,重现在高峰面前,一时间,他仿佛跨过无尽的时间长河,返回到繁华的帝国时代,而这一切偏偏又没有一丝虚假,无论是茶水划过舌尖化作温流,还是身后三眼少女幽蓝似的体香与血液流动透过细腻皮肤的温热。

    “所以说,那颗变成太阳的超级怪物正在向完全体的星空巨兽进化,而进化的养分,就是整个混乱星域的生灵与能量?”

    靠在松软的椅背上,高峰享受着心灵的愉悦,思考着整个混乱星域毁灭的未来,有着莱茵拉多的情报与分析,一切隐秘和诡异都不存在,就这么明明白白的摊开在高峰面前,而除了始终想要跳出混乱星域的莱茵拉多,没有第二个生物能够推演混乱星域的走向。

    “现在的问题是,古代虫洞还没完全开启,星空巨兽突然出现,打乱了离开混乱星域的计划,如果不想等死,也许你来的通道可以……”

    莱茵拉多用真挚情感渲染自己的说服力,貌似这时候他还没放弃通往太阳系的虫洞,对此高峰依然拒绝,别说他没能力打通虫洞,就算有能力也不会干,莱茵拉多太危险了,地球文明太过脆弱。

    “你的目标是什么?别告诉我只为了返回银河,我可以告诉你,银河系同样遭受外星系入侵,中央虫洞还卡着一只星空巨兽,到目前为,也没找到消灭星空巨兽的办法……”

    对聪明人,假话没有任何用处,高峰很直接的说出银河的形式,甚至在宫殿外演化离开银心的梦魇生物和虫族,对此莱茵拉多除了饶有兴致的观看,并未有任何失望。

    高峰的疑问让莱茵拉多略微思索,这很不容易,不管再糟糕的形式,再复杂的难题,他都能在转瞬间找出关键,三两下解决问题,唯独对自己的目标抱有最大的认真,但也仅仅是认真。

    “灵魂转生并非真正的永恒,也许千万年,也许数亿年,等到失去自我的个性,再也无法好奇或欲望,灵魂就会枯竭衰亡,这并非是可以逆转的,除非是将活下去当做执念的疯子,即使这样,也依然会消亡,因为宇宙本身会消亡,等到不会再有新的恒星诞生,所有恒星的尸体失去最后的温度,最后的文明也将埋进历史的坟墓。

    相信我的好奇在恒星彻底消亡前是不会消失的,所以我必须准备跳出这个宇宙,又或者找到安全的方式,观察宇宙消亡的过程,而银河系无法满足我生存的前置条件,所以我必须走出银河系,唯二可行的方法有两个……“

    聪明人不会开大小,聪明如莱茵拉多也不会只留一个备选方案,高峰本就是屹立于时代巅峰的人物,哪怕席卷整个银河的战争,都能搅动风雨,摄取大量利益,可真要说离开银河系的办法,他也没有,这是银河系本身的限制,在空间技术没有大爆发的前提下,任何进入黑障区都是找死,只能遥望远方星云的反光,做出种种猜想。

    没有人能知道银河有多少颗行星,同样也没有人能知道宇宙有多少个星系,一个银河就有万族争锋,整个宇宙又有多少文明跌宕起伏?银河系对宇宙的了解,甚至不如地球对太阳系的了解。

    “是解决掉公共星域的梦魇巨兽,然后从通道中离开么?”

    高峰只想到一个办法,唯一可能的办法,莱茵拉多略微欣赏的点头。

    “按照星河挖掘的古迹,中央星域的通道会随即连接一个星系的核心,持续时间几千搏塔到几万搏塔之间,没到这个时间,就是入侵或被入侵的时机,也是打破星河自身屏障的方式,若是能掠夺到大量星系本源,还会有晋升超脱生命的机会……”

    “超脱生命?高于巅峰强者的生命层次么?”

    高峰心头一动,说出最为关切的问题,这也是他一直思索的问题,为什么银河系无数年的积累,唯有他这个地球出身的人类,超越了生命层次,打破了巅峰强者的禁锢?

    “古迹留下的资料很少,只有超脱生命的名词,但也说过,超脱生命是能短暂对抗星空巨兽的强者……”

    “短暂对抗?也就是说,对上星空巨兽依然是必输的结局?”

    一秒钟前还以为自己能够秒杀天地,一秒钟后竟然得出这么一个结论,高峰感觉惋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