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五十一章 正德现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文官和读书人全部杀绝,否则,你当不了皇帝!"

    身后众臣同声附和,广场上回荡着一阵又一阵"逆贼""篡位贼子"的痛骂声.

    户部员外郎黄石山忽然越众而出,指着秦堪惨笑道:"君已是亡国之君,臣亦是亡国之臣,老夫只忠朱明,绝不会认一个窃国篡位的贼子为新主!秦堪,你只占了大明皇都,却没有占尽天下州府,大明各地藩王和卫所一定会尽起大军进京勤王,逆贼,等着天来收你吧!先帝,老夫随你来了——"

    说完黄石山重重一跺脚,低头朝旁边严阵戒备的边军将士手执的钢刀撞去,一名百户躲闪不及,刀尖撞上黄石山的胸膛,瞬间穿胸而出,黄石山咧嘴惨笑,垂头气绝而亡.

    广场上愈发安静,黄石山殉国,令所有人神情愈发愤怒和悲切,众人静静看着黄石山的尸首,不少人垂头呜咽出声,一种刻骨的恨意渐渐弥漫,蔓延.

    悲恸的气氛感染了所有的大臣,很快,又有两名大臣越众而出,指着秦堪大骂三声"逆贼",然后一头撞向承天门的宫柱而死,接着第四个,第五个……

    大明的文官虚伪,贪婪,自私.钻营……所有人性的卑劣几乎都能从他们身上找到,然而国破城覆的这一刻,他们终于有了人臣的担当,用自己的方式选择了与国同亡.

    世间的人心.岂是"好""坏"二字能尽概?

    秦堪一直平静地看着一个又一个的大臣慷慨赴死.脸上的表情如同一滩死水,不泛丝毫涟漪.直到广场上的尸首堆积了六十余具,剩下的大臣再也没人有勇气选择殉死时,秦堪忽然仰天大笑.

    这,就是万夫所指的滋味么?

    .[,!]杨廷和终于向前走了一步.流着泪颤声道:"秦堪,够了,死的人已太多了,真的够了!"

    "一片冰心在玉壶,纵有千万人在我面前死去,亦不能左右我的抱负!"秦堪一反往日温文的形象,瞪着通红的眼珠.面色狰狞地向大臣们怒吼着.

    梁储跪在殉国的六十多人的尸首前大哭,转过头愤怒地盯着秦堪:"逆贼,你到底要做什么?你当不了皇帝的,纵然杀尽天下文臣和读书人.你能诛灭世间人心么?"

    人群外,忽然传出一道熟悉的叹息.

    "他不能,朕能."

    众人愕然回头,凝目细看,不由大惊失色.

    两队边军将士簇拥着一名身穿金黄龙袍,头戴翼龙金冠的男子,却竟是失踪多日杳无音讯的正德皇帝朱厚照!

    "陛下!"

    "陛下!"

    众臣惊愕之后,纷纷跪拜.

    朱厚照无视跪拜的大臣,在众将士的簇拥下缓步穿过人群,走到秦堪身前,见秦堪也垂头跪拜在他身前,朱厚照目光复杂地扫了他一眼,然后看到了那六十余具殉国的尸首,怔怔望了片刻,朱厚照忽然流下泪来.

    "都是忠臣啊,都是壮烈慷慨之士,来人,以国士之礼厚葬之."

    "是."

    朱厚照忍着心痛,缓缓环视群臣,泣道:"朕,终究还是辜负了天下."

    "臣等恭贺陛下龙体康愈,无恙归来."

    "陛下,臣参宁国公窃国篡位,谋反逼宫,共计不赦大罪十款,小罪三十款……"

    "陛下,秦堪逆贼与辽东总督叶近泉合谋造反,请陛下严惩!"

    "…………"

    经过了短暂的惊愕,参劾的声音便四下而起,广场很快陷入一片纷乱的嘈杂之中.

    朱厚照看着众人,直到参劾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寂然无声,朱厚照幽幽一叹:"朕……还是大明皇帝么?"

    众臣一惊,听出了朱厚照话里意思,面面相觑之后,礼部尚书毛澄站出来,迟疑了一下,愧然道:"臣等万死,陛下当日杳无音讯,国不可一日无主,朝臣廷议之后,只好选兴献王之子朱厚熜为帝,月前已登基即皇帝位,……按制,陛下是为太上皇."

    "太上皇?"朱厚照嘴角一勾:"这是你们廷议的结果?"

    "是……"

    "那么,传位诏书何在?"

    此言一出,众臣齐然变色,瞬间冷汗淋漓.

    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历朝历代皇帝驾崩前,一般都会写下传位遗诏,若有的皇帝来不及写遗诏便驾崩,那么便由大臣代皇帝写下遗诏,按长幼嫡庶的顺序指定皇位继承人,两者都有合法性,然而,正德朝的皇位交替却出现了一个大问题,那就是……大臣廷议选出的皇位继承人登基之后,前任皇帝竟莫名其妙出现了!

    这可是亘古未有先例,前任皇帝出现了,那么由内阁大臣起草并颁布的传位遗诏还有效吗?换句话说,朱厚熜这位刚登基才一个月的新皇帝,其身份地位还合法吗?

    众臣冷汗直冒,从古至今,君臣都讲究"名正言顺",名不正则言不顺,诸事皆废,往更深一层想想,若是朱厚照此刻摇摇头,否定朱厚熜的皇帝身份,那么,朱厚熜还真就算不得皇帝,秦堪昨夜的种种所为也立马变了性质,等于是诛伪君,勤王事,清宫室的正义行为,而奋战守宫城的团营和腾骧四卫也等于是助纣为虐.

    "这,这个……"饶是毛澄熟读精通古往今来礼制,此刻却也急得满头大汗,老脸苍白,搜肠刮肚也找不出各朝成例,真是太难找了,从古至今也没发生过新君登基后,前任皇帝又回来的例子,哪怕躺在棺材里的先帝诈尸的例子也是素未发生.

    朱厚照看着众臣的反应,淡淡一笑,道:"既然朕没有颁过传位诏书,那么,现在你们是认朕这个皇帝,还是朱厚熜那个皇帝?"

    杨廷和目光闪动,眼中的悲切之色早已不复再见,取而代之一片深深的喜色,闻言急忙道:"名不正则言不顺,臣等自是尊陛下为大明唯一的皇帝."

    杨廷和带了头,众臣想了想,觉得还真是这么回事,正牌皇帝已回来,那位嘉靖皇帝朱厚熜,无论从任何角度而言,都不算真正合法的皇帝了.

    于是众臣心服口服地跪拜,齐声道:"吾皇万岁."

    听着排山倒海般的山呼声,朱厚照脸上并无半分喜色,淡淡地道:"眼前这一幕,似乎很熟悉,当年土木之变后,英宗皇帝被瓦剌也先俘虏,朝臣宁死不屈,另推景泰为帝,执掌朝政并抗击瓦剌,后来英宗被瓦剌放回,被景泰帝圈禁深宫,最后英宗发动兵变,夺取九门,终于再次登基称帝,今日此情此景,与当年何其相似,诸卿以为然否?"

    众臣心中一沉.

    朱厚照这番话自然不是无缘无故跟他们说故事,闲唠嗑儿,这番话必然有目的的.

    见众臣皆不答话,朱厚照接着道:"昨夜城宫惊变,辽东边军攻城与守军激战,一切都是朕的旨意,宁国公秦堪实.[,!]是奉旨而为,诸卿斥其为篡位逆贼,殊为不妥……"

    扭头若有深意地看了秦堪一眼,朱厚照加重了语气道:"秦堪不会篡位,更不会称帝,朕……相信他是忠臣."

    "可是……陛下调动边军,杀团营和守城将士无数,此事毫无道理!陛下堂皇进宫,臣等怎会不认?"梁储忽然愤声道.

    朱厚照叹道:"忠与奸,黑与白,不到紧要关头,朕怎能分得清楚?梁先生,难道你分得清楚吗?皇宫里坐着另一个皇帝,你若是朕,真敢孤身堂皇进宫,与他争位吗?"

    "老臣……不敢."

    众臣的心已凉了半截,朱厚照这话说出来,等于给昨夜之战定了性,秦堪再也不是什么窃国篡位,反而是碧血丹心的忠臣.

    宫门后传来匆忙的脚步声,接着在朱厚照身后重重跪地.

    "皇弟兴献王之后,朱厚熜拜见皇兄陛下,陛下……你能回来,实在是太好了,皇弟喜不自胜."说着说着,朱厚熜泣不成声.

    这句话倒绝非虚伪,实是如假包换的喜不自胜,朱厚熜实在是当怕了皇帝,当到最后连自己的小命都被攥在别人手里,再当几年焉有命在?

    朱厚照回头,静静看着这位比他小十多岁的堂弟,两位皇帝此刻终于见面了.

    (.)ru

    s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