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1.【033】饿狼扑虎(4月1日万字更)愚人节快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屋外的月光透过窗柩打落在地上,散发出暧昧的奶白色。

    唐芸和近在咫尺的俊颜对望着,在抑制不住的加速心跳中,颤抖着闭上了双眸。

    她那带着晕红的脸颊像是染上了一层胭脂,异常诱人。

    要是寻常的男人,见到月光下这般诱人的景象,定会犹如饿狼扑虎般扑上去跫。

    可偏偏,萧琅的思维能力和一般男人是不同的。

    他见唐芸闭着眼睛,眨了眨眼。

    俯身在唐芸的嘴唇上碰了碰。

    就躺到床上,将唐芸搂进怀里,同样闭上了双眸。

    唐芸正心跳加速的等待着萧琅的动作。

    结果,只是嘴唇上一软。

    随即,那碰触到她嘴唇上的温度就消失了。

    她感觉到萧琅将她抱进了怀里。

    等了一会儿,却不见萧琅有任何举动。

    她有些奇怪的睁开了双眸。

    就见萧琅已经抱着她,闭上眼睛,在他身侧睡着了。

    暧昧的氛围被萧琅的不解风情这般一搅和,烟消云散。

    唐芸不知是该生气还是该无奈。

    但看到萧琅有些沉重的眼眸,就知道他昨晚定是没有休息好。

    她有些心疼的抚上了萧琅的眉眼。

    在萧琅的眉宇颤抖了下的时候,急忙收回手,回抱着萧琅,闭上了眼睛。

    萧琅是知道唐芸在摸他的,但他刚睁开眼睛,就见唐芸躲进了他的怀里。

    他没有说破,只是将人搂的更紧了些,慢慢的睡了过去。

    这一晚上没有任何人打扰,萧琅和唐芸都睡了个安稳觉。

    翌日,天刚露出鱼肚白,外面还是灰蒙蒙的一片。

    唐芸就醒了过来。

    醒来,下意识的就是朝自己的身侧望去。

    瞧见萧琅那张俊逸的脸庞就在她的身侧,她伸手摸了上去,顺利的将萧琅摸醒了过来。

    刚醒来时的萧琅,眼神异常明亮,还带着一丝警惕的戒备。

    那黑眸犹如黑夜中锁定猎物的孤狼,让唐芸的心都跟着颤抖了下。

    萧琅清醒过来,看到是唐芸,瞬间就将那犀利冷厉的眼神都收了回去。

    他抬头,望了眼天外,摸了摸唐芸的脸颊道,“芸儿,天还未亮,怎么不多睡会儿?”

    “昨晚睡得早。”

    唐芸说这话的时候,无奈的叹了口气。

    昨日白天她就休息了一整天。

    晚上又是天刚黑没多久,就被萧琅拉到了床上。

    她本以为他会做点什么。

    没想到,他竟然只是拉着她盖棉被睡觉。

    萧琅并未听出唐芸这句话的画外音。

    还以为唐芸是真的睡不着,想早点儿起来。

    他也跟着一起,起了身,正穿着衣物的时候,突然望着还坐在床上的唐芸道,“芸儿,你今日若是无事,就随本王一同进趟宫吧。”

    “进宫?”

    唐芸没想到,萧琅会突然让她跟着一起进宫,免不得疑惑的望向了他。

    萧琅将身上的衣物穿好,将唐芸的衣物拿到了她的身侧,俊朗分明的俊脸分不清情绪的道,“我们已经圆房,母后和皇兄那儿也该告知一声,免得他们再往本王的身边送女人。”

    “更何况,母后将你从天牢里放出来,我们还未去向母后谢过恩。”

    以前,唐芸只是他名义上的媳妇。

    他想护着她,都会被说闲话。

    可如今,唐芸是和他有夫妻之实的媳妇。

    他的母后和皇兄,若是再用这事作为借口,给他送女人。

    或是再找唐芸的麻烦,他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唐芸

    听到萧琅说,要去向太后谢恩。

    她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起来。

    那老巫婆故意陷害她,将她关进死牢。

    还借机给萧琅送女人。

    她没找她算账都是看在萧琅的份上。

    如今,还要去给她谢恩?

    那岂不是在自打耳光?

    萧琅见唐芸的脸色不好看,只以为她是在担心。

    他走到唐芸的面前,就握着她的手就道,“有本王在,母后不会对你如何的。本王不想再娶其他女子,也不想再看你为其他女人的事和本王吵架。所以,我们必须去和母后说清楚。”

    萧琅都将话说到了这个份上。

    唐芸若还说不去,未免显得太过小心眼。

    她相信萧琅是站在她这边的。

    既然他站在她这边。

    那为了他,去见那老巫婆一面,忍忍那老巫婆,又能如何?

    她又不会一辈子都和那个老巫婆一起住。

    “我相信你。你放心,只要母后不是太过分,我都不会和她起冲突的。”

    一旦起了冲突,难做的是萧琅。

    指不定那老巫婆又借机,利用她,逼着萧琅做些何事了。

    萧琅听到唐芸的这句,“我相信你。”眉宇都柔和了许多。

    他亲自替唐芸穿上了衣物,还心血来潮的想替唐芸梳妆打扮,奈何,他实在没有那天赋,最后只好将小西找进来。

    两人洗漱打理了一番,就让司徒驾着马车,朝皇宫而去。

    皇宫,祥慈宫。

    太后刚起身,今日的贴身宫女秋月正在替她梳妆打扮,边梳着她那已经有些发白的头发,边违心的夸赞道,“太后娘娘您当真是越来越年轻了。”

    “你这丫头,别以为哀家不懂你的那点小心思。”

    太后听到秋月的夸赞,脸上了露出了笑容。

    秋月闻言,羞涩一笑,“奴婢哪敢有其他心思啊,太后娘娘您可真是冤枉奴婢了。”

    她跟在太后身边服侍了好些年,对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还是很清楚的。

    否则,上次,也不会派她去琅王府帮忙布置琅王府。

    只可惜,最后功亏一篑,不但没有留在琅王府,还被打了一顿,赶了出去。

    “要是过个几个月,杨家那丫头的肚子也没有动静,你若是当真那般喜欢琅儿,哀家就将你送到琅王府去吧。”

    太后说着拍了拍秋月的手道。

    秋月是打小就跟在她身边的,送去萧琅身边,也是极好的。

    太后丝毫不介意往萧琅的身边多送些女人。

    反正只要能让萧琅后继有人。

    便是让萧琅娶个十几二十个,她都是乐意的。

    秋月听到这话,急忙道谢道,“谢太后。”

    只要进了琅王府,抢先生下小世子,那还用担心荣华富贵吗?

    这一主一仆正在这儿考虑着再给萧琅送个女人过去,外头就传来了通传声。

    “启禀太后,琅王和琅王妃求见。”

    太后听到萧琅求见,脸上一喜。

    但当她听到唐芸也一起来了的时候,她脸上喜悦的表情就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她朝着那禀报的人就道,“让琅王进来见哀家。”

    她只说让萧琅进来见她,并未提及唐芸。

    能在太后宫里当差的,那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

    回禀的人,一听太后这话,就明白了太后的意思。

    萧琅和唐芸此刻正在屋外等着。

    如今正是一月底,距离过年还有十来天的样子,皇宫正经历着冬天最冷的日子,天气极为严寒。

    萧琅见唐芸穿着狐裘,都还是从嘴里喷热气。

    /p>

    担心她冻坏身子,想都没想,就将他身上的那件外袍脱了下来,披在了唐芸的身上。

    唐芸只觉得身上一重,就见萧琅将外袍脱给了她,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劲装。

    急忙将外袍拿下来,想给他穿回去。

    但还未拿下来,就被萧琅给拦了下来,还直接将她裹了进去。

    “芸儿放心,本王有内力护体,这天气对本王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唐芸听到萧琅这般说,没有再将外袍脱下来,而是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

    她并不知外面的天气会这般冷,否则肯定会多穿几件出来。

    这身体似乎是因为落过水,伤到过根本,因此特别的惧怕寒冷。

    两人就这样相互依偎的站在祥慈宫外等着。

    不知里面的人是如何通报的,两人等了足足一炷香的时间,都不见有人出来宣旨觐见。

    萧琅见唐芸穿上他的外袍,灌入他的内力,手心还是冰冰凉的。

    等得他异常得不耐烦,眉宇都阴沉了下去。

    就在萧琅即将发作的时候,那传旨的人终于姗姗来迟的跑了出来。

    “见过琅王,琅王妃。”传旨的太监朝着两人行了个礼道,“太后娘娘请琅王进去相见。”

    萧琅听到这话,拉着唐芸就往里面走。

    那太监一见,急忙上前道,“琅王,太后娘娘只让您一人进去。”

    萧琅听到这话,脸色彻底冷了下去。

    “这是母后的意思?”

    太监被萧琅这冷厉的眼神扫得心里一慌,跪地就道,“请琅王不要为难奴才,奴才只是个传旨的。”

    萧琅的脸色阴沉阴沉的。

    在盯着那跪在地上的太监,盯了整整半盏茶的时间。

    他收回视线,握着唐芸的手,有些抱歉的道,“芸儿,是不是很冷?都是本王的错,本王不该带你过来的,我们回去吧。”

    萧琅是在意萧陵和太后,可是非黑白,他也是分得清楚的。

    今日,不是唐芸在无理取闹,而是他的母后,故意在为难唐芸。

    他说过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为难她。

    以前他就可以做到,现在更可以。

    唐芸没有说话,只是望着萧琅有些暗沉的眸子。

    她知道萧琅在意他们。

    所以在明知道可能被羞辱的情况下,她还是愿意陪他来。

    可如今,是他们自己将萧琅推到她这边的。

    那就与人无尤了。

    唐芸本不想替那个老巫婆找借口的,可是眼见萧琅心情不好。

    她看了眼身后的详慈宫,还是开口安慰他道。

    “萧琅,母后可能还在气头上,等日后她气消了,我们再来看望她吧。”

    “芸儿……”

    萧琅是希望太后和唐芸能和睦相处的。

    可眼见他的母后如此不待见唐芸。

    他的心也是肉做的,想着以后还是不要再带唐芸过来了。

    本来说是带唐芸来见太后和皇上的。

    但现在太后是这样的态度。

    萧琅就连去见萧陵的心思都散了个干净。

    他带着唐芸就回了琅王府。

    反正,以后除非是宫里有事,或是又找他麻烦。

    否则,他以后绝对不会再去皇宫。

    太后本还在等着萧琅进来,顺便让秋月在萧琅的面前露个脸,可等了一阵,都不见萧琅进来。

    她望向秋月就道,“你出去瞧瞧,琅王为何还不进来?可别又是那个唐芸在暗中使坏。”

    “是。”

    秋月退了下去,很快就找到了还跪在地上,冻得发紫的宣旨太监。

    秋月

    不见萧琅,四处找了一圈,快步走到那宣旨太监面前,焦急的道,“琅王人呢?”

    那宣旨太监闻言,大气不敢出,哭丧着脸道,“琅王一听太后娘娘不让琅王妃进去,一怒之下就带着琅王妃走了。”

    “什么?!”

    秋月一听这话,也是一阵诧异。

    转身就朝宫殿内跑去,将此事告诉了太后。

    太后一听萧琅居然为了唐芸,连她这个母后都不见了。

    气得直接将梳妆台上的东西全都扫到了地上,“真是不得了了!不得了了啊!”

    她好不容易才将这个儿子找回来,可现在居然被一个生不出孩子的女人给抢走了?

    简直,简直就是将她的脸面都丢光了!

    “去,去将皇上给哀家找来!”

    琅王府,紫芸阁。

    萧琅将唐芸抱到床上,还生了炉火,才将唐芸身上的外袍都脱了下来。

    “芸儿,你在屋里待着,本王出去将昨日的方子拿来,再让他们给你开些驱寒的方子。”

    自从唐芸一连昏过去好几次,萧琅就将唐芸当成了瓷娃娃,反正就是得小心得照顾着。

    唐芸见萧琅如此担心她的,忙来忙去,这会儿又跑了出去。

    心里一阵暖意。

    这是一个极好的开始。

    这迟钝的男人总算是懂得如何正确的心疼她了。

    萧琅离开紫芸阁往两位御医所在的院落走去。

    刚走到半路,就听到其中一个院落传来低低的哭声。

    他往那院落瞧了一眼,发现那似乎是田草居住的院子。

    自从田草被他恶令待在后院不准出去后,田草就没在他的面前出现过。

    若不是正巧路过,还听到屋里的哭声。

    他都快忘了,田草还住在王府里。

    萧琅本不想多管闲事。

    可那哭声极其悲恸。

    田草又曾经救过他,她爹还是因他而死的。

    他便是再冷血,也无法做到听而不闻的就这样离开。

    萧琅沉默了片刻,还是朝那院落走了进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