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8.【040】本王要吃肉(4月8日万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萧琅一紧张,原本还在唐芸身上蹭的腿也停了下来。

    唐芸说要睡觉,他就没想干点什么。

    他只是想亲她两下,缓解下他难受的身体。

    可现在…跖…

    萧琅望着安静的睡在床上,没有丝毫防备的唐芸,懊恼的望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

    随即,迅速翻身下床,将萧陵赏赐他的所有gao药全都找了出来。

    开始小心翼翼的往唐芸身上那些有红印子的地方涂去。

    他只希望,唐芸能将这些印子都当成是他上次做混蛋事时,留下的印子。

    萧琅做这些事做的偷偷摸摸的。

    而唐芸被他点了睡穴。

    她对萧琅又是极度信任的状态。

    因此,这点儿动静根本不足以让她苏醒过来。

    萧琅表情严肃的在唐芸的身上涂涂抹抹,犹如在战场上面临敌军的三万兵马,直到唐芸的身上看起来,没有很严重的印记。

    萧琅才松了口气,重新爬回床上。

    蹑手蹑脚的解开唐芸身上的穴道。

    假装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似的,抱着唐芸闭上了双眼。

    心里还暗自得意,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的。

    可谁知……

    翌日,他正抱着唐芸睡的舒服的时候,耳边就传来了唐芸愤怒的大吼声。

    “萧琅——!”

    耳朵也被唐芸给揪住了。

    萧琅被吼的猛地睁开了双眼。

    眼底还带着一丝刚被吵醒的惺忪。

    醋黑的双眸湿漉漉的望着唐芸,完全就是一副茫然无知的模样。

    若非唐芸能清晰的感觉到某些部位的小疼感,照了镜子发现身上有些可疑的痕迹。

    她当真会怀疑,昨晚萧琅并未干任何坏事,一切都是她的误解。

    可是……

    唐芸拧着萧琅的耳朵的力度大了些,冷眸瞪着他道,“说,你昨晚对我做了何事?”

    萧琅闻言,垂眸不说话。

    即便,被唐芸拧着的耳朵一阵阵的疼,他依旧沉默的低着头。

    “回答我!”

    萧琅这闷不做声的态度,让唐芸越发恼怒。

    做错事,还给她露出这副神情。

    别以为他这样,她就会轻易的原谅他。

    萧琅听到唐芸的吼声,默默的抬起了头,望向了唐芸。

    随即,整个人往被子下面一溜,伸手就抱着了唐芸的腰。

    脸贴在唐芸的腰部,犹如一只大狗,毛茸茸的脑袋在唐芸腰上,蹭来蹭去,还发出一阵阵轻微的叫唤声,“芸儿,本王难受,本王不是故意的。”

    “你——!”

    唐芸被蹭的腰部有些痒,伸手就去推萧琅。

    可萧琅抱得紧,她想拎着他的耳朵,将他踹到一边去,又于心不忍。

    “你别以为你耍赖,就能当做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我告诉你,从今日起,你给我睡到那边去!你要再敢对我动手动脚的,我……”

    唐芸一下子想不到形容词了,瞪了萧琅一眼,没了后文。

    萧琅一听,唐芸要赶他去软榻上睡觉,蹭着唐芸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抬起头,望着唐芸,露出一副受伤神情的开口道,“芸儿,你是本王的媳妇。”

    “这不是你可以乱来的借口!”

    唐芸不想再和萧琅这里争论下去。

    拉开萧琅还搭在她腰上的手,就起身下了床。

    她不想让萧琅知道她的身体问题。

    现在也只能委屈他,让他憋着。

    萧琅半倚靠在床上。

    黑黝黝的双眸望着唐芸穿衣物的动作。

    沉了沉眸子。

    想到今日要陪唐芸去凤凰街。

    他还是跟着一起爬了起来。

    他没有追问下去。

    为何芸儿不愿让他碰。

    他怕问下去,会得到他不想知道的结果。

    与其为此生气,再和芸儿吵架,那他宁愿什么都不知道。

    唐芸正在穿外衫,就见一只手递了一件氅袍过来。

    她转过头。

    就瞧见和她身高差超过二十厘米的萧琅,像是被抛弃在一旁的宠物,正低着头,沉默的望着她,手里还拿着那件氅袍。

    唐芸叹了口气,接过了萧琅递过来的衣物。

    “萧琅,以后别再趁我睡着,做这种事了。”

    萧琅闻言,点了点头。

    随即,偷偷的望了唐芸一眼,带着讨好的意味的问道,“那本王可以和你一起睡,不再睡那边了吗?那边太小了,本王睡着不舒服。”

    唐芸见萧琅居然还敢提条件,斜了他一眼就道,“王爷,您是何时学会得寸进尺的?”

    萧琅不说话了。

    “要睡床上可以,看你今日的表现。”

    萧琅听到唐芸的这句话,就知道,睡床有希望了。

    望着唐芸的目光也柔和了下来。

    下意识的就想上前和唐芸亲昵一番。

    还是想到昨晚的事,硬是忍了下来。

    唐芸原本打算让小西进来替两人易容打扮。

    但让唐芸没想到的是。

    萧琅居然会。

    手法熟练的程度比之小西有过之而无不及。

    唐芸转念一想。

    就猜到。

    这肯定是萧琅口中那位早就被饿死的师傅教的。

    两人稍加修饰了一番,就出了紫芸阁。

    昨日让梁上飞去和容凉打过招呼,让容凉今日不用来过来治疗,因此容凉并未出现。

    只有另外唐芸打过招呼的小西、梁上飞、胡一刀三人已经在院子外等着两人。

    今日还不到正式开业的日子。

    唐芸只是过去看看前期的准备工作。

    因此并不打算带太多的人过去。

    而凤凰街的这件事,需要一定的保密工作。

    毕竟谁也无从知晓萧陵在得知此事后,会做出何种反应。

    因此,这件事,除了她能真正信任的几人。

    其他人她都是瞒着的,比如赫连城。

    五人刚聚齐,下人就来通报说,安庆侯府的管家求见。

    唐芸上次来凤凰街还是一个多月前,那时候的凤凰街冷冷清清的,一眼望去,连个活人的气息都没有。

    而如今,当唐芸再次踏上这条街道。

    她可以清晰的看到这条老街散发出的生机和活力。

    马车从街头驶入,入目所及,左右两侧的店铺,全被涂上了油漆,换上了崭新的大门。

    整齐归一,焕然一新。

    马车最终停在了老李爷孙俩租下的那间店铺前。

    唐芸坐在马车上。

    一眼就瞧见了站在店铺前,等着他们到来的安玄月。

    冬日的清晨,异常冷寒。

    即便安玄月的身上穿着厚厚的氅袍大衣。

    唐芸还是能看到他在冷风中被冻的发白的脸色。

    唐芸见状,快步下了马车。

    朝着安玄月就跑了过去。

    “玄月哥哥,您怎么跑到外面来等了?这么冷的天,你身子本来就不好了,快进去吧。”

    唐芸这些行为和举

    止,完全是下意识的,拉着安玄月就往屋里走。

    以至于,被丢在身后的萧琅,被唐芸忽略了个彻底。

    跟在萧琅身侧的小西、梁上飞、胡一刀三人。

    在看到唐芸拉着安玄月往屋里走的那一瞬间。

    三人清晰的察觉到身侧多了一股比冬日里的冷风还寒冷的煞气。

    萧琅阴沉沉的朝店铺里走了进去。

    直到萧琅离开,三人才感觉好了些。

    小西的视线在萧琅和屋内的安玄月身上旋转了一圈,莫名的就为唐芸感到头疼。

    唐芸刚拉着安玄月进了屋。

    小李就迎了出来,见到蒙着面纱的唐芸,一眼就认出,她就是上次来的那位贵人。

    顿时,激动的就朝屋里叫了起来。

    “爷爷,爷爷,贵人来了!”

    一个多月前。

    他们只是抱着拼死一搏的信念,相信唐芸一次。

    没想到。

    一个月后。

    唐芸真的将承诺他们的都办到了。

    虽然,现在凤凰街尚未开业。

    但就这条让人耳目一新的街道。

    这些在保留了原有古朴气息基础上的店铺。

    定能给他们这条街带来新的希望的。

    老李听到小李的叫声,放下手里的活计,赶了出来。

    老人家瞧见唐芸,二话不说,就想向唐芸磕头。

    唐芸被老李这一弄,有些懵,急忙上前将老人家扶了起来。

    “李老,您这是做什么?您快起来!”

    老李一被扶起来,就让小李将凳子都搬了出来,特地用袖子擦了擦道,“各位贵人,小店比较简朴,还望各位别介意,快快上座。”

    唐芸见人如此热情,也就没再和人家客气。

    在坐下的同时,视线在店铺内逡巡了一圈。

    在安玄月告诉她,这条街道需要翻新的时候。

    她是犹豫了一阵的。

    毕竟,这是一条拥有百年历史的老街。

    要是全都拆除,重新装修。

    那对谁来说,无疑都是一种损失。

    不说对这些一直留在这儿,守在这儿的老掌柜们。

    就是她自己,也没有那么多资金可以投入进去。

    因此,唐芸在仔细考虑了几天后。

    决定将这里的店铺保留原有的风味。

    需要特殊对待的店铺再另说。

    为吸引人的注意力。

    她特地在外面的街道上,加入了让人眼前一亮的设计。

    比如。

    街道正中间,她特地拜托安玄月找能工巧匠设计了一个喷水池。

    还将街道最显眼的方位,将三间店铺改造成适合儿童游玩的场所。

    老李的这间店铺就属于那间保留了原汁原味的铺子。

    凡是上了年纪的客人,走进这件店铺,定然感受到几十年前这儿留下的气息。

    而那些年纪轻的,也能从这件店铺里找到以前老人们留在的记忆。

    要说变化,这间店铺也还是有变化的。

    但这些变化都展现在细节上。

    比如窗柩的设计,就能让阳光更好的落在铺子里。

    即便是这样的冬天,也可以坐在铺子里,晒到冬日里的第一缕阳光。

    “芸儿,这些都是让工匠按照你设计稿上装修出来的。你看,还有何处需要修改的?”

    安玄月见唐芸一脸认真的四处打量着,眉间带着欣慰的望着她,询问道。

    唐芸听到安玄月的问话,收回视线,微笑着道,“玄

    月哥哥,谢谢您,我很满意。”

    她只是画了设计稿。

    真正要实践起来。

    和工匠们打招呼,解释她的设计理念。

    还得靠安玄月对她设计稿的理解。

    在这种时候,有这么一个人愿意如此倾尽全力的帮她,确实是她的幸运。

    站在一旁的萧琅,也在打量这间店铺。

    有段时间,他就总是看到唐芸在画那些东西。

    那时候就觉得他的芸儿很厉害。

    如今,当看到画出来的变成现实,展现在他的面前。

    他的脸上不动声色,但实际上也是为唐芸高兴的。

    可是,随着唐芸望着安玄月笑的如此灿烂明媚。

    他的好心情就瞬间降至了谷底。

    和安玄月一比,他好像真的是一无是处。

    他很努力的去学习那些他完全不擅长,不感兴趣的东西。

    昨日能想到唐芸给他出的题目的答案。

    他还暗自高兴了许久。

    可如今一比。

    在这方面,他还是什么都不懂,什么都帮不上芸儿。

    萧琅看了安玄月一眼,眼底突然爆发出了强烈的战意。

    芸儿是他的。

    他绝对不能被安玄月给比下去。

    本来琅王府就养着一个会医术,成日要来给芸儿看病的。

    这外面还有一个会做生意,能赚到芸儿最喜欢的银子的。

    而他,绝对不能输过他们!

    安玄月正和唐芸说话。

    突然就察觉到了一道冷厉的视线。

    他回头就瞧见了正一脸战意的盯着他的萧琅。

    他先是一愣,继而笑了起来。

    他笑,自然不是嘲笑萧琅。

    而是,他在萧琅的眼中,看到了萧琅对唐芸的在意。

    他就知道。

    唐战看中的人,愿意托付的人,绝对是个值得信赖的。

    萧琅见安玄月居然还望着他笑,眉宇不由得紧蹙成了山峰。

    不爽的别过了头。

    有何好笑的?

    这要是在战场,他一箭就射过去,让笑他的人,人头落地了!

    安玄月的笑意和萧琅的别扭劲,全都落在了唐芸都眼里。

    唐芸对着这样的萧琅除了无奈,也是别无他法了。

    这萧琅,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

    为何?

    她有种错觉。

    每次只要她和一个异性站在一起,或是说几句话。

    他就能瞬间像是炸毛的大狼,对谁都张开嘴,露出锋利的獠牙呢。

    “萧琅,你过来一下。”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