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八章 国家与个人的代价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欧洲历史的军事入侵与殖民运动,其实远比人们想象得要早得多,其残酷性也足以与16世纪开端的新世界殖民运动相媲美。

    亚平宁半岛发家的罗马人,在对西欧地区的征服中,就屠杀了超过四分之一的高卢人和诺曼人。为控制土地,除了大肆修建军事据点,罗马元老们还将退役的士兵安置在被征服地区中,这些地方从而演化为现今西欧的许多城市。

    从12世纪开始,英格兰对爱尔兰的入侵与殖民也拉开了序幕,恩格斯曾经说过:“英国人的侵略剥夺了爱尔兰发展的一切可能性,并从12世纪开始立刻把它推后了几个世纪”。

    虽然16世纪中叶的爱尔兰王位法确立了英格兰国王对爱尔兰王位的拥有权,但实际上英格兰从未把爱尔兰当成一个共主国,却像是对待一个异邦野蛮国度一样进行抢劫和侵略,并在16世纪伊丽莎白一世时期进入了**。

    在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里,英格兰贵族眼里的爱尔兰人都类同猪狗牲畜一般低贱,然后心安理得地在爱尔兰享受着**权。他们一方面仇恨爱尔兰人对英格兰入侵的抵抗意志,另一边又嘲笑对方目光短浅、一盘散沙的民族天性。

    用他们的话说,只要一点残汤剩饭,这些脏得就像乞丐一样的凯尔特人就会迅速忘掉一切深仇大恨,然后屁颠屁颠地为昨日的仇人卖命。

    13世纪末,英格兰发动了入侵苏格兰的战争,面对威廉.华莱士这位苏格兰英雄级人物,当时的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一世不得不在自己的军队中大量启用从爱尔兰强征的仆从军,并说出了之后流传苏格兰的著名段子:“箭太贵了,爱尔兰人先上。”

    进入17世纪,爱尔兰在英格兰殖民与圈地运动中也未幸免,大部分土地都被那些一辈子都难得来爱尔兰一趟的英格兰大地主们占有。毫不顾忌爱尔兰人生死的经济掠夺下。海量的爱尔兰农产品对外输出,为英格兰的资本主义原始资本积累添砖加瓦。

    普通的爱尔兰农牧民不是沦为食不果腹的佃户农奴,就是流离失所成为乞丐难民,并由此加入英格兰海外殖民的炮灰集团。英格兰近代奴隶贸易的第一单,也并非黑奴,就是1612年对爱尔兰奴隶的贩卖。

    土豆为什么会成为后世爱尔兰人的情愫,也就在于丧失了绝大多数土地的爱尔兰人只能依靠这种亩产量至少六倍于谷物的新农作物来养活自己。

    在爱尔兰民间,深知土豆对于生命重要性的人们说出了一句经典的民谣:“世界上只有两样东西是开不得玩笑的,一是在上帝的见证下结婚,二是在家种植土豆。”

    一个拥有强大农牧业的国家。却偏偏将土豆作为国家的历史生存标签,也是一种无奈的自嘲。

    在后世被誉为欧洲绿宝石的爱尔兰,从16世纪开始就是全欧洲不折不扣的最贫穷国家,而且这个帽子从那时起一戴就是三百多年,比三十年战争、七年战争、巴伐利亚王位继承战争中沦为废墟的德意志地区还不如。

    到了19世纪,哪怕全世界都沐浴在了近代文明巅峰的“不列颠日不落光辉”下,爱尔兰依然没有任何地位可言。就算有一个专门的爱尔兰事务部,但不列颠联合王国在这片土地上的许多管理事项,居然都能归属到“殖民地事务部”之中。也就是说。爱尔兰岛在英国人眼里,其实和印度、非洲等地的殖民地并没有多大区别。

    有了这些背景,那著名的19世纪爱尔兰大饥荒的惨事为什么会发生也就不难理解了。在欧洲史上最疯狂的大饥荒事件中,数十万的爱尔兰人因为土豆欠收活活饿死在家中。更多数量的饥民则被迫流落外迁,800多万爱尔兰人最后只剩下了不到一半,之后再也没有恢复。

    在这个大饥荒时期,爱尔兰居然还是奇葩的农产品净出口国。而能够应付大饥荒的农产品,都被英国大地主们出口到英格兰和其他欧洲国家。一个连自己人都吃不饱穿不暖甚至还要饿死人的地方,却在几百年时间里一直是欧洲食品的主要输出地之一。也不知道这种历史到底讽刺了谁。

    大部分在大饥荒中流落外地的爱尔兰难民都移民到了美国,又成为了美国近代工业革命与国家改革的炮灰:在南北战争中,以十万计的爱尔兰青年加入北方军队,希望用自己的无畏和牺牲谋求社会地位与生活的改善;在美国铁路修建的大运动中,无数的爱尔兰劳工累死在铁路工地沿途,其数量几乎可以和若干年后同样有名的凄惨华工相提并论。

    后世的《美国种族简史》里,就有着让人匪夷所思的公开记录:北美黑奴的平均生活水平超过爱尔兰农民;在美国南方,最危险最有害的工作通常雇用爱尔兰人来干。

    著名的美国民权作家索洛曾在书中写道:“每一根美国枕木之下,都埋藏着一具爱尔兰人的尸首。”而这句话,则在现代中国中学语文教科书的《包身工》篇章中被引用。

    21世纪,爱尔兰共和国人口不过400多万,但分布在全世界的爱尔兰移民后裔却超过8000万,族裔扩散比例达到1:20,这个惊人的族裔流动扩散性远远超过被人津津乐道的全球殖民霸主英格兰裔,可以说是爱尔兰人近代凄惨历史的另一种侧面写照。

    ……

    ……

    一年之计在于春,尤其是当前的华美本土热火朝天的大好形势,许多社会活动也在四月份集中上演。

    一年一度的华美射击联赛总决赛终于又回到了首都曼城举办,来自全国十几个城市的参赛队伍在曼城外岛区的陆军训练场里进行最后阶段的角逐。

    根据华美射击协会规定,所有射击联赛的团体赛或单人赛,比赛枪支都必须是曾经的华美陆军制式装备22a型后装米尼步枪和转轮手枪。

    许多华美城镇,都成立有自己的射击俱乐部,任何成年男性都可以在射击俱乐部里购买或租用这些威力巨大的前军用制式武器来过过手瘾。不过没有持枪证的国民,平时只能将枪支寄存在俱乐部中。

    枪支这种暴力玩意儿,无论年代和国家。始终都是男人们最热爱的成人玩具。经过统计,大约有上万把22a型米尼步枪和转轮手枪成为了华美射击运动的专用枪支,也算是通过全民尚武形成了一种内需市场,缓慢消耗着那些淘汰的军火。

    这项发端于军队靶场练习的辛辣运动经过近二十年的发展,现如今已经成为一种民间普及率仅次于台球、扑克和足球的大众娱乐运动。

    华美射击联赛有着一套严格的比赛与运动员管理章程,从选枪、验弹到试枪,任何一个准备环节都有可能导致比赛最终成绩出现意外,也由此产生了比赛结果不可预知的紧张趣味性。

    华美国内的射击爱好者数量可说是比现役军人还要多得多,以至于每年各地射击俱乐部的参赛报名费,都足以支持联赛的半数奖金开销。而任何一个退役的老兵,都是华美各个城市射击俱乐部的争抢对象。

    除了射击联赛,今年“华美铁人三项”总决赛的沼泽湿地越野项目,也在曼城北区郊外的国家森林公园中举办。这项同样由军队流出的民间体育运动,同样吸引了一批自命不凡的精力过剩的男性,他们将在泥泞的野地里为争夺项目阶段积分而变成一个个臭烘烘的人型野兽。

    沼泽湿地越野赛的欢呼加油声从国家森林公园的深处传出,在曼城北区的林边别墅庄园社区上空变成了一种难以捕捉的遥远混响,经常引得庄园里劳作的仆役们抬头,以为有人试图偷偷翻越围栏。

    一辆豪华马车从规整的社区绿荫街道驶过。慢慢停靠在了一处占地面积较小的别墅庄园的大门处,接着一位打扮富态的中年美妇在仆役的帮助下走下马车,然后呆呆望着大门前挂着的主人家门牌足足站了好几分钟,似乎还有点犹豫。

    ……

    就算庄园内外都保留了大量的原始林木。还使用了大量风格古旧的天然石材,但许多细节还是显示出这是一家明显才搬来几个月的大家庭。门牌上写着个苏字,而这个国家姓苏的穿越者身份的顶级权贵只有一家。

    多年过去,越来越多的高收入家庭在曼城南区落户。而上了年纪穿越众们也渐渐将自己的住宅搬到了环境更为幽静、档次更超乎常人想象的曼城北区。

    随着最近一次家庭成员变动和城市规划调整,苏子宁也选择了在曼城北区购置新家,而把原本的曼城南区住宅让给了自己的长子苏方玮。不过现在苏方玮并未在家。而在云州执行军事集结的任务,也许不久之后就将和一支小规模的陆军部队进入法属魁北克殖民地。

    书房里,全新的红木生漆家具还微微散发着一丝自然的芬芳,苏子宁独自一人靠在沙发上看报纸。年轻时的轻度近视在岁月的打磨下已经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许多时候不得不也借助老花镜来看书本报纸。

    老管家的来客提醒并没有让苏子宁改变自己在书房里的悠闲姿势,也未有对即将到来的会谈保持什么保密态度,反而起身将落地窗和窗帘打开,让阳光和外部庭院的花香充满房间。

    当戴卿卿带着两位贴身女仆走进书房的时候,苏子宁正在往一个新茶杯里倒茶,看样子打算亲自为对方沏上一杯好茶。

    “苏哥,真是的,几个月没见,就搬到这么个偏僻的地方,让我在城区转了好几个来回。”戴卿卿笑着落座,然后轻轻一抬手,一位贴身女仆就赶紧将怀里捧着的礼盒放到了茶几上,“这是我在爱尔兰基拉尼玫瑰庄园亲自栽种的葡萄,庄园自酿的葡萄酒,绝对的限量版。”

    略微撇了眼对方身边另一位女仆手里捧着的一大摞文件或长轴书卷,苏子宁脸上就浮现出一丝微笑。

    戴卿卿注意到了苏子宁的目光,又是轻轻一挥手,两位女仆放下文件书卷后悄然退出了书房。

    “卿卿,你这次从爱尔兰回来。又打算呆多久?为什么不直接去法国和你老公一起,估计代伯童现在正在和法国人吵得焦头烂额。”

    望着眼前依然如三十多岁的美妇,苏子宁不由得心里感慨岁月对这个女人的忽视。而他口中的代伯童,年龄比自己还小,如今都差不多谢顶了。

    “不能把几个孩子一直单独留在家里,怕他们生疏了。我打算等老大和伊丽莎白公主暑假了,再一起带回爱尔兰玫瑰庄园度假。老代是个工作狂,他现在要跑什么地方,我都摸不准,等我知道赶去的时候。估计他又换地方了。”

    戴卿卿若无其事地喝着茶,仿佛对这种家长里短的话题早就免疫和无趣了。而她和代伯童几年前在美属亚速尔生的双胞胎,更是让人惊讶戴卿卿长期漂泊的生野个性,连孕期都呆在海外。

    “除了那些贸易代表和外交官,你算是国内跑欧洲最勤快的人了。”苏子宁微微点头,眼角的笑意越发浓厚,“据说就连杨雯雯,今年开始都禁止他家老任离家太远,就是坐船。都不允许去航程超过五百海里的地方。”

    “人老了,胆子也越小了。不过在你身上我可是一点都感觉不到,要说代伯童现在这么拼,多半也是受你的影响。”

    苏子宁半恭维半暗示地说着。目光最终还是又回到了戴卿卿留在茶几上的文件书卷上。

    “最近我有一些好项目,不知道苏哥有没有兴趣参与?”

    似乎觉得开场很顺利,戴卿卿笑着展开了一份文件,露出自信满满的表情:“现在爱尔兰凯里郡和科克郡的商人。都很拥护我,我现在有信心说服整个芒斯特省的公教联盟和地方议会,为我们在爱尔兰的布局尽可能地开放投资环境。”

    “比如?”苏子宁淡淡问着。并没有直接去看文件上写了些什么。

    “可以提供最廉价的土地和劳动力,可以开办任何产业,而且税收绝对是全欧洲最低!我还可以说服科克郡地方议会,今后对我们抵达科克港的商船,减收一半的船货税。”

    戴卿卿一字一句的说着,眼里闪着一丝火热,也隐藏着一丝不易觉察的紧张。

    “最廉价的土地和劳动力,最低的税收,任何产业……听起来很诱人,如果不是单指欧洲的话,我想任何一家国内的地主老财都会心动。”苏子宁忍不住频频点头,但表情还是很淡然。

    “如果苏哥愿意在爱尔兰投资产业,无论是独资还是合资,我都可以在肯梅尔港郊外专门划出一片土地,并减免租金五年。”

    戴卿卿略一思索,就抛出了一份重磅承诺,然后眨巴着漂亮的眼睫毛紧紧盯着苏子宁的脸。

    “这么舍得拿自家的领地来招商引资,我是很难拒绝的……这些天,你对其他人都是这样承诺的吧?如果我没猜错,这些条件加在一起,你还未说动国内任何一家。甚至就连你的好闺蜜夏家姐妹,估计都是给你打着哈哈,只聊感情不动真格吧?”

    苏子宁笑着说完,然后起身走到落地窗前,打量着南方视线尽头那一片繁华的曼城南区。

    听到苏子宁这句话,戴卿卿的身体突然一阵僵直,然后肩膀一松,轻轻叹了口气,算是一种默认。

    “爱尔兰的基拉尼、肯梅尔、科克都是好地方,有你在的话,基本上在那里的投资都不会吃亏。这也是欧洲布局进展到现喜欢的状态。如果仅仅是找人合伙做生意,恐怕这不是你的真正想法吧?你有在爱尔兰全面做大最强的打算?”

    看到戴卿卿的表情,苏子宁终于确定了今天到访的真正目的。略一思索,还是把话题直接捅破,打开天窗说亮话。

    “那当然,为了跟上国家的思路,这些年我一直在爱尔兰做调研,现在已经有了充分的准备,所以才回来寻求大家的帮助!”

    见苏子宁比自己想象得还要干脆直接,戴卿卿本来有点忧郁的目光马上就亮了,赶紧展开了自己辛苦已久的计划:“众所周知。爱尔兰是除美属亚速尔总督区外,最接近北美和西欧的国家。其西海岸的优良港口数量非常多,海州青城市出发,直航科克城的航程要少于里斯本,极其适合贸易!

    “这个时代的爱尔兰森林资源还保存比较完好,南北山区林木繁盛,而内陆至少一半的土地都是广袤的草丘和平原,土地肥沃,雨量充沛!气候比宋州绝大多数地方都要好。”

    “加上强行殖民定居在北部的英格兰和苏格兰人,爱尔兰全岛总人口大约一百万出头。虽然人口不多。但我和他们打了二十来年的交道,很熟悉他们的特点,民风朴实,性格坚韧,容易知足。过去移民到北美的欧裔里,爱尔兰裔可不在少数,他们应该算是最听话的人群了……”

    戴卿卿一边摊开一摞文件,一边语速甚快地做着讲解,仿佛恨不得一口气把自己对爱尔兰的了解全部塞进苏子宁的脑袋里。

    “呵呵。这些以前就知道了,说重点吧。“苏子宁忍不住轻声咳嗽提醒。

    戴卿卿一愣,几秒后也微红了脸,知道自己在苏子宁面前卖弄这些知识有点班门弄斧。不过见对方依然聚精会神,也马上改变了自己的讲解策略:“这样说吧,我们的欧洲战略基本顺利,爱尔兰已经是一个值得全面扶持的欧洲战略伙伴。这些年国家对爱尔兰的帮助不断。已经获得了绝大多数爱尔兰基层人民的信任,加上长期遭受外部歧视,所以他们很容易接纳愿意和他们平等相处的我们。”

    “我们国内的爱尔兰裔移民数量仅次于德意志裔。所以从情感上讲,国家对爱尔兰的全面扶持也具备相当的社会基础。”

    “我的思路是,国家可以鼓励国内企业对爱尔兰进行全方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