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章 重回高三(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白水兰打发了嚷嚷着要看要看的刘玉婷,从袋子中掏出饭盒,放在桌子上。余光倏然瞥到袋子里有什么一闪而过。再次打开,竟然看到里面有一张纸条。手再次伸进袋子里,食指与中指夹住那张纸条带了出来。

    打开对折着的纸条,入眼的便是一些完全看不懂的字。将纸条倒了过来,原本看不懂的字变成了笔工笔正的汉字。

    “杭闺女,奶奶知道你心肠好。奶奶本来不想打扰你的,但是现在奶奶顾不得老脸了,腆着脸求你照顾小頔。

    曾经有人说,当人真正面临死亡的时候,是可以预料到的。我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活不了多久了。我这辈子做的最好的一件事便是生了那个儿子,才让我有些这么孝顺的孙子。但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也是生了这个不孝子,平白让小頔受了多少苦。自打小頔懂事,便要带着我这个包袱,有时候,我恨不得一死了之,省的拖累小頔。

    可是当每当我有死的念头的时候,小頔像是有读心术一样,他拉着我的手,稚声稚气的说:“奶奶,小頔就剩下你一个亲人了,不要丢下我。”我的心就像千刀万剐一样。

    这辈子啊,我对不起的就是小頔了。

    所以在听到小頔昨日安慰我时说到你愿意让他当家教,我终于看到了一丝希望。奶奶腆着脸求你,在奶奶死后,能帮我照看一下小頔。奶奶这也是没办法,才来求你的。奶奶这也是没办法啊。

    饭盒里装的是我从小頔小时候便给他的信,奶奶希望你能在奶奶死后,将这些信交个他,让他挺过去。”

    看完信,白水兰捏着信的一角,觉得心有些堵堵的。一个小孩子对自家小孩子说要请他做家教,几乎可以算的上是不作数的。她活了这么多年对人世间看的十分通透,自然是知晓这样的事情。但是却依旧抱着最后一根稻草,向身为小孩子的她写了这样一封信,若非对张蕴頔的爱又怎会如此。

    白水兰突然眉头一皱,突然想起,原著中貌似写的是张蕴頔没能考上,张蕴頔的奶奶过度失望伤心之下,病情加重,没过几日便离世。现在离高考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这样看来,应该是张蕴頔的奶奶怕自己病重的消息影响他的成绩,便一直强撑着隐瞒下去。在知道他没考上之后,伤心下,没能坚持下去。

    默默的将信叠回原样,放在书包夹层中。随后打开了饭盒,里面是标好日期的好多封信件,有许多甚至已经泛黄。

    白水兰随手拿起一封,如葱管一样的手指轻轻触摸着,最后又放了回去,盖起饭盒盖子。将它轻轻放到自己豪华桌子中。奢华的桌子里突然出现寒酸的饭盒,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相比较白水兰的沉默,旁边伸长脖子像只被捏住脖子的鸭一样瞅过来的刘玉婷则面带猥琐的笑容,她挤眉弄眼,颇有些发现奸情的意味。

    “小雪,是不是学霸的情书啊?来来来,让我瞅瞅,我不会说出去的。”

    就在这时,上课铃声响了起来,懊恨的发出一句抱怨声,刘玉婷蔫蔫的一屁股坐回凳子上。她是好学生,好学生!上课不能讲话,不能做小动作。

    余光瞥到刘玉婷此刻的神态,白水兰忍不住嘴角微微一弯,然而心中却莫名的有些沉重。

    规规矩矩将前面十分钟数学理论知识学完,白水兰便趴在桌上“酣然入眠”。被派去到白水兰隔壁班去办公室钥匙的张蕴頔路经三班,无意间从窗户口瞧到的便是这样的趴在豪华桌上的白水兰。

    那张奢华桌子在有些斑驳的教室显得尤为突兀。也许第一眼你看不到班主任,但是不可能忽视这张桌子……及其主人。张蕴頔这样想着,他却有意无意的忽视了另一种可能,他经过三班未能像以往“目不斜视”的走过去,也许是因为他的目光自动在追逐那个女生……

    就在这时,杭雪像是心灵感应一般抬起头,看向窗外。吓得张蕴頔立马收回了视线,条件反射的站直了身躯,走了过去。

    虽然将头转了过去,却斜着眼偷偷摸摸的瞧着白水兰,好确定她有没有看到自己在看她。于是,当她看到白水兰在他偏过头后露出的略带调侃的笑容,脸蹭了一下子涨的通红。加快脚步跑开了。甚至回去的时候都换了路径,从教学楼俩旁的小楼道走,不敢从三班门口经过。

    张蕴頔一走,白水兰便又趴在桌子上。张蕴頔会看她,当然不是因为喜欢上了她。只不过是因为昨天她给他的刺激太大,让他的神经不自觉地捕捉自己的身影。

    就好比有一个完全不知道他名字的*丝跟你告白了。就算你拒绝了,以后听到他的名字不自觉得注意力就被吸引了过去。更不必说此刻还是校花女神级人物的白水兰强吻了他。就算是厌恶,是恨,他的身体也会很诚实的自动的将注意力落在白水兰身上。

    好不容易熬到了双休,白水兰是不愿意起床的。反正也没事,还不如躺在床上清静。这时,缓而有规律的敲门声惊醒梦中人,随后温柔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宝贝,快起床。妈妈昨天去了张蕴頔家中拜托他今天来辅导你学习,人家现在都在楼下了。”

    白水兰猛地睁眼,掀开被子,直挺挺的坐了起来。刷牙,洗脸,换衣服。一系列动作若行云流水一般。最后穿着拖鞋哒哒哒的走下楼梯,看着有些拘谨的坐在沙发上的人儿,微笑着打了声招呼:“早。”

    约莫是被这低调的奢华装饰所摄住,张蕴頔愣怔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这声音来自楼梯上。转过头,扯着僵硬的嘴角道了声早。

    吃完了早饭,俩人便在杭母的安排下待在书房学习。学习?白水兰自然不用学习的,只见她从书桌里掏出一本参考书,指着上面一道题目,对张蕴頔说:“这题你会吗?”

    张蕴頔虽然不喜欢白水兰,却本着要对杭雪负责的态度,认真的接过白水兰手中的参考书。大致瞄了眼题目,皱了皱眉,看向题目旁边的题序,眉头皱的更紧。

    “老师不是说过,最后一道大题不会的没必要做吗?只要把前面的简单的题目做对,成绩不会差到哪去。”到了他熟悉的领域,他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变得自信而张扬,寻不到一丝懦弱的影子。

    白水兰如星夜般的黑眸凝望着他突然反应过来变得有些闪躲的眼睛。上前一步,红唇一点点靠近张蕴頔的脸庞。像是熟透了的番茄爆炸一样,张蕴頔的脸刷的一下涨的通红。

    他踉跄的向后退了一步,握着参考书的手不自觉得抬起到腰侧。若他是女生,此刻约莫已经双手护在胸前。

    “你,你要做什么。”

    白水兰“邪魅”一笑,眉眼高挑,凑到张蕴頔耳边,顿了一顿,红唇轻启:“呵呵,你不会以为我要对你做些什么吧。你觉得你这样的身子板,这样的相貌会引起我的垂涎?别自恋了。”声音温柔,话却毫不留情面,甚至显得有些恶毒。

    说完,移开嘴唇,缓缓站直了腰身,又看了一眼面色尴尬有些羞愧的张蕴頔。一本正经的说到:“这题我做出来了,只是我想看看你是否有更简单的方法而已。”

    虽然张蕴頔心里较为成熟,毕竟还是个孩子。白水兰瞧见他低头看题目时眼中的那抹怀疑,嘴角抽了抽。

    所以说要好好学习,不然出来装逼也只是徒惹人笑话。

    白水兰装作没有看到一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