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2.番外进行时 煜静(二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83_83131到了医院给小白测了体温三十九度,小白身上的衣服湿了,霍驰回去帮小白拿衣服。原先他是劝白子静带着小白先和他一起回去,把小白带回家换衣服,然后等上一段时间,再看看小白的烧情况,再决定送不送医院该。

    小白发烧在他眼睛都是经常的事,所以他习惯了,起初小白发烧他还会跟着着急,发烧的次数多了,他也没那么在意了,总觉得过一会小白的烧就会退,没有必要送去医院,主要是浪费钱。

    当然他这个想法没和白子静说过,就算他是为了白子静资金方面考虑,这种话说出口,他知道一定会惹她不高兴的。

    而且小白这次发烧,原因在他,他也不希望小白一直烧着,不过他回去,把白子静留在医院里,他还是不放心,最不放心的因素是景煜也住这家医院。

    小白躺在病床上翻来覆去的,烧的通红的脸蛋,眨巴着眼睛嘤咛着,“麻麻,小白痛痛。”

    “小白不要动,吊针结束就能好了。”她按着小白的小身体,不让他乱动,担心针头会刺痛他。

    吊针才掉上去,小白这么翻腾,回血了。血的颜色比一般的颜色浅,让白子静看着就更焦急,“宝宝,你乱动会更疼的。”

    这一着急,白子静心疼的眼泪掉下来。

    小白看着白子静掉眼泪了,便乖乖躺着不乱动了,用没有吊针的左手抬起,帮她擦眼泪。

    短短的手臂,小小的手,抬起来也够不着她的脸,软糯糯的说着,“麻麻,宝宝不痛,不要哭了。”

    白子静头低下,趴在他的床边,抓着他的小手擦眼泪,“宝宝为什么不听话,去玩水!这么不听话的宝宝,妈妈不爱你了。蹂”

    她不过是吓唬小白想让小白乖乖听话的,以前没这么吓唬过小白,小白听到她的话,被吓得委屈的,大颗大颗的掉着金豆子。

    “麻麻,拔拔让宝宝帮忙的,拔拔说他不喜欢麻麻见到那个怪叔叔。”小白委屈的抽噎,解释着,“是拔拔弄湿宝宝的衣服的。麻麻不要不爱宝宝。”

    小白只有两岁,心里最重要的人是白子静,那么纯真可爱,平时懂事会乖乖听她的话,知道他自己会生病,吃药太苦,打针太痛,所以也会外出是要求多穿一点衣服。

    听到小白的话,白子静愕然之余更多的是生气。她那么信任霍驰,宝宝也那么爱他,叫他爸爸,他怎么可以利用宝宝,不管宝宝的身体!

    白子静看着小白哭的满脸泪痕,拿出面纸帮小白擦拭,“乖,宝宝不哭了,宝宝不哭了,一直流泪对宝宝的身体也不好。妈妈爱宝宝,宝宝要乖乖的,别让妈妈担心心疼。”

    小白止住哭声,眨巴着眼睛,“麻麻不生气,亲亲。”

    白子静轻笑,俯身低头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两下。“宝宝,你真的就这么讨厌那个怪叔叔么?”

    “其实也没有很讨厌,拔拔不喜欢他。”

    所以他是因为霍驰不喜欢所以才跟着不喜欢的。小白喜欢和讨厌一个人的理由真的很简单。

    白子静看着小白,定定的目光,柔如一汪池水,声音放的很轻,“宝宝,你还小,以后记着无论任何事情宝宝的健康是第一,大人的事,宝宝以后不要管,更不要再做像今天这样的事了,知道么?”

    小白点了点头。“知道了,麻麻,宝宝知道错了。”

    “如果宝宝真的不喜欢那个怪叔叔,妈妈保证不会带着宝宝再见他。”小白的心情是她那里是第一位,所以小白不喊景煜爸爸,她也不去强求小白,就称呼景煜为‘怪叔叔’。

    小白迷茫的眼睛看着她,“那麻麻喜欢那个怪叔叔么?”

    “以前很喜欢,喜欢到可以变的很卑微,收敛自己所有的脾性。”那四个月的相处,景煜再怎么对她,她都只是忍让。

    “那现在呢?”

    “现在,妈妈也说不清。不过那些都不重要了,妈妈只希望小白开心就好。”她的中心点在小白身上,她自己怎样都不重要。

    小白伸着手臂拉着白子静的大掌,疑惑的眨着眼睛,睫毛煽动,“麻麻呢?小白也希望麻麻开心。”

    她只考虑小白,没有考虑过自己。

    “宝宝开心,妈妈就开心了。”她的大掌抓着他小小的手,小手放在她的掌心,对比更显得他的手很小。

    “宝宝以前很开心,有麻麻有拔拔。”

    “那现在不开心么?”

    “现在多了爷爷奶奶和舅舅舅妈还有豆豆姐姐,也很开心。”小白顿了顿,继续说道:“现在拔拔也不能像以前一样陪着宝宝。”

    这个时候小白心里念着的还是霍驰,她抬手揉了揉小白的发顶,“宝宝先睡一会。”

    睡着了就不会觉得那么难受了。

    小白看着白子静,软哝带着撒娇的味道,“麻麻不要生拔拔的气,好不好?”

    “宝宝闭上眼睛睡吧。”她轻柔的说着,眼底带着安抚人心的笑。

    p>

    她不能答应小白,生不生气她控制不了,小白是她的软肋。

    等小白睡着没一会儿,霍驰拿着衣服到了医院。

    小白被弄湿的衣服已经扔在了一旁的椅子上,光?着身子的小白被盖在毯子里。

    霍驰将衣服拿来,笑着看着白子静,“小白现在没事了吧。”

    他那面上好像是一点都不担心,料定了小白会没事。

    “烧还没退。”

    霍驰赶紧伸出手试探一下小白的额头,关切的问道:“医生有没有说什么时候会退烧?”

    白子静没有回答他,只是径直走出去。她有话要对霍驰说,怕说话声音太大吵醒了小白。

    看着白子静一直冷着脸,连正眼看他一眼都不曾,他狐疑的跟着她出去。

    虽然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但这个时候楼道里来往的人还是不少。

    选了一处人最少的地方,白子静驻足,转身抬眸看着身后的霍驰,开合唇瓣,声线清冷,“你知道小白很爱你么?”

    “我当然知道。”霍驰听到她这个问题,嘴角扬起笑容,他瞧着她这么严肃,还以为要说什么严肃的话题呢。

    “你知道小白是我的全部么?”不等他的回答,她继续说道:“这两年我很感谢你,小白从会说话就叫你爸爸,所以我们的事情我在考虑。我一直以为你也很爱小白,所以一度以为这个世界上除了你能给小白父爱之外,就没有别人了。说真心话,我对你只有朋友的感情,我知道你对我不是,你对小白好,我可以答应和你在一起,不过答应你只是为了小白而已。”

    “这些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答应和我在一起的,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会爱上我的。”霍驰神色有些激动,急于打断她的话,所以她话音刚落,他就迫切表明自己。

    白子静看着他,微微挑着好看的秀眉,“你还是不明白,我只可能是因为小白嫁给你,所以不会爱上你。既然你今天为了那么一点小心思,就把小白全身都弄湿透了,害得他发烧,我就不会再考虑你。”

    霍驰着急了,额角出青筋凸起,扬着声音喊着,“你不会考虑我,难道还要考虑景煜么!我知道我今天做错了,可是我做的这些比起景煜对你做的那些,真的是算不上什么。难道你还要回到景煜身边么?”激动的说着这些话,脖颈处的青筋也扯出来了,他的双手禁锢着白子静的双肩,让她正视着他的眼睛。

    白子静冷笑,“呵呵……”顿了顿才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不敢相信,“不算什么?如果你真的在乎小白,像小白爱你一样的去爱小白,你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事。你明明就知道小白身子弱,很容易就发烧,而每一次发烧都可能会要了他的命。你怎么可以这样!”

    去利用一个孩子,现在还理直气壮的告诉她,他做的那些比起景煜做的是凤毛麟角,根本就不算什么!

    “小白以前也是发烧无数次,每次都会没事,这次也会一样的。对不起,你不要生气了,我保证没有下次,我会好好的照顾小白的。”他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所以赶紧改口补救。

    有些话说出去了,就不会收回,伤了心就算原谅,也会有膈应。

    白子静看了一眼霍驰,“你先回去吧。”

    “我留下来陪你一起照顾小白。”霍驰松开白子静,忽地想了到了什么一样,“你今天晚饭也没有吃几口,我去给你买点吃的吧。”

    他给找点事情做,让白子静答应让他留下来。

    白子静情绪冷静下来,敛了敛眸子,声线清浅的像是羽毛落地一般,“对不起,我今天可能说的有些话太过分了,你这两年对我这么照顾,我感谢你,再怎么样也不该对你发脾气的。”

    客套、疏离,说这种话,是为了划清界限?

    霍驰神色慌张的看着白子静,“不,你应该对我发脾气,这次是我做错了。”

    他宁愿她对他发脾气,总比客套、疏离要好。

    “这次的事情我也有错。因为景煜救了我,他受伤了,我想谢谢他,知道他心里想要见小白,我就带着小白去见他,还答应和他一起吃最后一顿饭……”

    霍驰打断她的话,疑惑不解,“最后一顿饭,是什么意思?”

    是他自己做了傻事么?她没有对景煜旧情复燃,原本就打算今天吃完这顿饭就不再联系了么?

    “在去看景煜的时候,我应该和你商量一下的,应该征求你的意见顾忌你的感受,你同意了,我再带着小白去见他才对。”白子静一句一句的都是在数落自己哪里做的不好。

    可她越是这样说,霍驰心里就越不是滋味。

    “是我太小心眼了,是我没有考虑到小白的身体,是我的错。”

    说完,他们两人闭唇不语,缄默良久。

    最终还是霍驰开口打破了沉寂,“你先去看看小白醒了没,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我不饿。”白子静摇头,

    声音还是清浅带着疏离。

    霍驰看着白子静,心疼的蹙眉,“我知道我错了,你生我的气没关系,可你不要因为生气就不吃饭,如果小白醒了,你累病了,他会难过的。”

    “我没有那么娇气,少吃一顿,不会累倒。”白子静转身离去。

    当她转身的时候才发现身后有这么多的人在看着他们,不知道在旁边围观了多久,听到了多少。

    霍驰没见过白子静生气,所以面对这样的白子静,他也只能束手无策,这次的事情是他做的不对,只能等到小白退烧,她气消了,愿意搭理他才行。

    他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浸透,站在原处半响,深深的无奈,迟迟没有迈步离开。

    白子静回到病房里,看着床上的小白还睡的很沉,很安稳,她抬手试了试小白的额头,烧没有退,似乎更热了。

    赶紧叫了医生,医生给小白重新配了药水。

    吊针一瓶还未滴完,就换了另外一瓶。

    小白的血管很细,护士在小白的手臂上找了很久都没找到,还把睡熟的小白给扎疼的哭着醒来了。

    护士还继续的扎,每一针扎在小白身上,她倒是宁愿扎的是她。

    只有当了母亲的人,才会知道这中心疼。她推开那位护士,扬着声音,冷厉的像是冰凌,“连找血管都不会,还当什么护士!”

    小白嚎啕大哭,受挥动着,唤着,“麻麻抱抱,宝宝痛痛。”

    白子静将小白抱在怀里,她拿着吊针的针头,小白看着那针头哭的更大声了,“麻麻,小白痛痛,不要打点滴。”

    “宝宝乖,妈妈帮小白扎,不会疼的。”

    小白害怕,还是止不住哭声,知道还是得打点滴,就趴在白子静的怀里,别过脸,不去看针头。

    帮小白扎针,她紧张担心会扎疼他,所以是小心翼翼的。还好一次就成功了,不然她会心疼到什么样子,她也不知道。

    这次帮小白扎进去没有回血,第一次给小白扎针的那个人她没仔细看,顾着安抚小白了,一定是没先把点滴管道里的多余空气放出来,才会导致回血的。这些护士看上去应该都是新人,拿她的小白练手的吧!

    白子静亲了亲小白,安抚他,“宝宝,妈妈有没有弄疼你?”

    小白摇了摇头,把另一只手递给白子静,“麻麻帮宝宝呼呼。”

    第一次扎的是右手,现在扎的是左手,两只手上都有针眼,特别是右手刚才被那个护士扎了好几针。

    白子静低头给小白吹气。

    刚才被她骂的那个护士还杵在旁边,眼眶红红的,一直都没有说话。

    “你怎么还不出去?”白子静视线扫到站在边上的那个护士,心里的火气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