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51章 :各算各,算不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c_t;“这都敢!”

    初见古帝踏上轮回‘花’叶,楼兰圣‘女’大为疑‘惑’,兼有些振奋。最新章节全文阅读。更新好快。

    一人对抗世界,便是真的神仙也无余力再做其它,古帝还不是神仙,那只巨掌与几大真灵对抗,猛烈碰撞不断,其身体摇晃难歇,眉心黑斑无时无刻不在放大,显示出其伤势渐渐加重。

    高岳崩垮,大河绝提,这类事情从来不是一触而就,古帝就像一座雄城,积小损成多才会走向破毁败亡;每个人都明白这种道理,其中也包括古帝自己,然而奇妙的是,此刻他脸孔像那只拳头一样金灿灿的,神‘色’虽怒给人的感觉却像是嘲笑世人无知,配合那种天生的帝王气质,非但不显狼狈,反透着几分不是太协调的贵气。

    富贵也好,落魄也罢,你死我活的关系难以更改,眼下这种情况,圣‘女’必然放手一搏。趁着古帝落足未稳,刚刚传出号令的她再开尊口,一连串极其晦涩、常人恐连一个字都要练习很久才能呢发出的音节喷涌而出。

    “楼兰血誓,玄武杀魂,开启龙地沉沦葬!”

    楼兰圣‘女’气质剧变,目光怨毒,看去就像一个承受十世冤报的人终于有了发泄的机会;随着这声喊,她的身体、准确地讲是他的眼睛深处,紫府中央,一连串低嚎及一连串虚影飞出,闪烁几次后遁入虚空,现身已到九龙地前,强烈到无法形容的符光随之大放。

    那是死光,是最后意志的诅咒!

    光芒所至,一条腾空而起的巨龙猛地停顿下来,巨大的龙眼爆‘射’出惊恐;在它的身体里、灵魂深处,一点灰‘色’的火焰与光同生,很快爆碎成千千万万颗灰斑,沾心染肺腐血蚀骨,连最最坚硬的龙骨都无法豁免。

    “嗷!”

    真实浓烈的死意,无可忍受的痛,茫然无解的‘惑’,强大巨龙‘抽’筋一样嚎叫着,翻腾着,怒吼着,竭尽全力、用尽方法试图阻止;视线所及,可看到它身上的一片片鳞甲浮现出锈蚀的痕迹,就像时光被瞬间加速千万倍。

    周围像它一样的巨龙很多,奇妙的是、那些与巨龙纠缠厮杀的古修却能不受影响,嗯,不能说一点都没影响,凡处在光芒范围内的人,大多会感觉到‘精’力消耗的速度加快,同时有些极其隐秘而且坚定东西被强行‘抽’取出来,助涨了光芒的威力。

    这是咒杀,也是神迹!

    龙族,诞生以来就被认为是道法、尤其诅咒类道法的“克星”,然而凡事都有例外,九龙之地的龙族起源于应龙,应龙死于玄武,玄武化城为楼兰,基于此,楼兰历代都在收集玄武与应龙之战杀机怨气,以舍身之士以身魂炼化,最后隐藏在执掌法坛的圣‘女’体内,成为控制九龙之地的最后一关reads;。

    龙族天生强大,天生拥有漫长寿元,纵以楼兰当年之强悍,亦舍不得丢掉这股现成可以拥有的力量,用起来又不放心,于是以应龙残躯炼化九龙地,专‘门’用来关押那些强大异类、楼兰叛贼等等。

    关于九龙地与灭龙誓,需要提到的有三点,其一,无论何时,只有圣‘女’才能掌管并且使用,代价沉重;其二,它从来没有被真正使用过,否则,楼兰内的龙族恐怕早就灭绝。

    最后一条最有意思,古帝身怀龙族血脉。

    或许,这是他矢志反叛楼兰的一条主因。

    “你去死吧!”

    当年旧事没有争论之必要,今日决战,楼兰圣‘女’口发血誓,整个人在瞬间改变模样;‘肉’眼可见,她的身体像蜡烛一样点燃,脸上无数张面孔变幻,男‘女’老幼,强大弱小,无一不是愤怒绝毒。这样闪烁的时候,偶尔可见一张清丽稍带‘迷’茫的面相出现,占据的时间越来越长。

    那是上官馨雅,只有当灭龙誓言运用完成,履行掉楼兰最初之本责后,新圣‘女’才算得上真正登位,在此之前,她要亲眼看到古帝受诛,法坛巩固,楼兰回复正常。

    “纵然将龙地炼化,你也消除不了楼兰诅咒,你去死吧!”

    怨毒嘶喊声起,灭龙血咒横行,眼见着条条巨龙挣扎着、无奈地走向生命终尾,围攻过来的古修如‘潮’水一样蜂拥而至;这边古帝亦不可避免地被光芒照耀,身上、脸上、甚至连那些从其身体内发出的金光都被沾染,斑驳杂‘乱’,威力也不似当初。

    然而古帝只是微微一笑,望着圣‘女’的眼神满满不屑。

    “你以为,朕会不知道?”

    “你以为,朕会不防备?”

    “你以为,朕会没有办法?”

    “你以为,朕会在乎那些血脉不纯、奴‘性’成根的龙?”

    说着这番话,古帝神情渐渐转厉,身体却在血诅与金光中分解成千万份reads;。

    “”

    圣‘女’一下子呆住了,所有看到这一幕,与古帝作战的人也都呆住了,下一刻,天地间蓦然响起嘶吼。

    “天魔解体!”

    “魔道功法!”

    “逆贼!”

    提到功法,灵魔两界可供修行的道法千万种之多,相互了解对方功法并不奇怪,出于根深蒂固的仇恨,灵魔修士修习对方功法的事情极其罕见,公共层面会受到鄙视;当然,大家都明白的是,‘私’下里这样做的人其实不少,真正因为一‘门’功法被全世界责难的情形,几乎没有。

    说到底只是道路选择,障碍顶多存在于心理上,在灵界,哪怕修习魔族功法,所用根本依旧是灵气,改变不了灵族本质。

    但要注意,这里绝不包括古帝

    不管愿不愿意承认,知道古帝存在的人心里都明白,其与血魂一样是灵界的象征,你可以恨他仇他骂他谋算他,甚至想法子杀死他,但没有办法改变此种事实。

    寻常人能做的事,作为象征的人常常不能做,寻常人可以偷偷做的事情,象征绝对不能做;今天,刚刚发生的这一幕出现,古帝作为灵界至尊的角‘色’彻底葬灭,真正被所有灵修视作死敌。

    “他是魔族,魔族!”

    吼声喝声叫喊声阻止不了事情发生,此时此刻,此前离开头顶的帝冠从天而降,转瞬间放大变成一座‘迷’你版的楼兰,将正因为舍命施法陷入魂‘乱’的楼兰圣‘女’罩在其中,与此同时,身躯分解的古帝如轻烟一样飘飞四散,原地仅留下一副纯由金光构成虚影。

    天魔解体,本质是一种逃命法术,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使用,每一道虚影皆有灵魂,施展出来的这个瞬间,古帝像是拥有千万分身,道道皆活。待其将来,这里每一道虚影都有可能成长为新的古帝,唯一的问题在于,那时候他们恐不能够和和气气地融而为一。

    毫无疑问,没有人愿意平白无故做这种事情,古帝在此时刻解体,难道真的是被‘逼’到没有退路,被迫逃生?

    答案下一刻即被揭晓,千万个古帝四散而出,径直冲向那些浮现出来的轮回‘花’瓣,每个人一片,片片不少。

    “啊!”

    “你”

    “阻止他!”

    无数声叫喊,人人再度变‘色’,仅存少许神智的圣‘女’神情剧变,目光疯癫而绝望。相反,金光中古帝表情得意,再没有掩饰心中舒畅。

    “朕一直都知道,真正的关键并不是你,而是他!”

    他指十三郎,此时此刻,金光中古帝走到之前发出突袭一击的十三郎身边,一头撞进去,将其牢牢困死在中央。

    “楼兰以全城之力引出轮回,但将轮回修复的人是他,将轮回带出来的人是他,掌控轮回的关键依旧是他。”

    “楼兰想要轮回,血魂想要轮回,就连天道想得到的也是轮回,朕不在乎你们如何设计,哪个在最后出现,只要朕在轮回之争中占据先机,尔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要么在朕之后进来,与朕做一次决战!”

    轮回内里情形如何,怎样掌控,事先没有人能够预料,但能肯定的是先进入的人必定占据上风,哪怕只有一点点,便有可能决定生死。

    “轮回之中无生死,轮回‘花’叶每片皆活,朕倒要看看,尔等、还有仅仅一个的你,如何抗拒得了朕之意志!”

    很明显,在此刻的古帝看来,这场纷争已到了掀开最后底牌的时候,早在轮回之‘花’现身,他便有了这样的判断:轮回之‘花’千万片,每片皆活都需要占据才能为主。

    计划便是从那个时刻做出,面对这样的事物,天魔解体可以说是量身定做的功法,等到古帝占据这些‘花’叶,天下谁还能奈何得了他?

    就是这么简单reads;。

    “就这么简单?”

    真有人这样问出来,被金光包裹的十三郎显然不太同意古帝的看法,虽无实力反抗,嘴里仍在发出嘲讽。

    “你以为,这就是轮回之全部?你以为,进去就可以成为主人?”

    “朕没有这样想。”

    面对着面,古帝抱以平静回应,一面将金光渗入十三郎的身体,淡淡说道:“所以还要控制住你,只要你在,朕就可以徐徐以图,慢慢研究。”

    十三郎冷笑回应道:“徐徐以图呵呵。别忘了,你已成为众矢之的,真正变成这个世界的敌人。”

    “那又如何?”古帝神‘色’依然平静,轻蔑说道:“莫说他们攻到这里还需要时间,即便现在就在眼前,他们能做什么?杀了我吗?杀我就是杀你,然而我有千万分魂,轮回依旧由我为主。连轮回一道灭掉?不说那样等于毁掉希望,即便是肯,他们能做到吗?”

    金光内,古帝不再是‘肉’身,头颅可以三百六十度无限制转动,目光环视,对着远处那一团水膜张望,对着不知名的地方表达骄傲。

    “朕知道,你们都已经到了,不但到了,你们之间还在算计彼此,都在等着最后捡便宜,顺便置朕于死地。”

    “可惜啊,天道已与世界割裂,割裂造成轮回之灾;而朕偏偏知道,轮回之根本在于世界,真正到了生死存亡之关头,可随意‘抽’调世界之力。不同之处在于,在没有朕主导的情况下,世界之力只会用来维护轮回不死,有了朕,它便是星空最大杀器,纵为真仙,不达圣人亦不能对抗。”

    “天道因为这个才想把它捞出来,朕因为这个才敢入界,只要朕能够先入为主,世界纵不情愿也要维护。尔等便有通天只能,天算之才,又如何对抗得了整个世界?”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九龙之地崩解加速,扑过来的楼兰古修开始围攻帝冠,外围几大真灵与巨掌之间的战斗仍在继续,胜负将分,与此同时,由天魔解体分出来的古帝已经完成部署,连‘肉’眼都能看到,那些出现的‘花’瓣中每片都有一个古帝身影,正以各种方式散开意志,开始尝试成为主导reads;。

    “朕说过,算者,小道尔;血魂老谋深算,天道比血魂更能算,唯独朕,不修算道,勇往直前!”

    听了这番话,所有人都明白,古帝不会任由这个过程拖的很长。

    最最让人不解的是,被视为最大忌惮的天道、血魂,依旧没有现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